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保守主义:从政治智慧到财富智慧---我为什么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2013-09-22 21:31:00|  分类: 保守主义,投资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精确的预测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劳的。把这一判断运用到投资领域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价值投资者不要去预测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和股票价格的走向。 当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预测。预测的人数多不等于预测的有效。对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预测只是他们的工作。在许多价值投资者看来,作为市场人格化的市场先生是个喜怒无常、惊慌失措的疯子,无人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做出持续而准确的预测。投资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预测或顺应市场先生的情绪,而是彻底无视他的情绪与举动。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把市场当做仆人而不是向导。如果市场先生是证券市场的风向标的话,投资者怎么可能靠追随风向标致富?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根本就不去预测市场。如果预测能成功,全世界流行的将是基于权力与命令的计划经济而不是基于自由与交易的市场经济。 基于对人性和对人类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义在态度和行动上总体是消极保守的,主张消极审慎,反对积极有为。保守主义认为人类行动的目的,不在于不计代价、不计后果地追求最好的愿景,而是尽可能避免最坏的恶果。相对于保守主义的消极的世界观,价值投资有两条著名的“基本原则”:原则一,永远不要赔钱;原则二,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可见,价值投资的取向也是消极保守的,它最关注的不是赚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损失。这也产生了价值投资一个鲜明特点:审慎。 人的知识有限而且容易出错,审慎的必要性由此产生。保守主义认为,在政治领域,审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样,在资本市场上,审慎是价值投资者的首要美德。审慎与耐心、克制、坚毅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要求投资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这头冲动的怪兽。价值投资的策略就是审慎投资的策略。保守的投资者是消极的、审慎的投资者。对普通人而言,审慎意味着小心谨慎。对保守主义者而言,审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据长期后果来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审慎。用审慎原则来投资,就必须考虑到这个投资的长远后果。只有其长远后果而不是近期后果非常可取,才是审慎的、正确的投资。因此,审慎意味着只投资于自己理解的领域、行业与对象,还意味着只有长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预期的后果。 保守主义特别看重时间与传统。保守主义认为时间是检验价值的最重要的尺度。经受不了时间考验的价值不是可持久的价值。而价值投资几乎是长线投资的同义语。 从效用上看,保守主义是关于如何降低风险的主义。用保守主义来指导投资的最大优越性在于降低风险、保守价值、增加乐趣。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根本性地降低国家层面在政治上的系统性风险。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资活动的系统性风险。其中,安全边际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于它有助于降低风险。 从内核上看,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是由一群原则与观念组成的信仰。保守主义特别强调信仰与道德的重要性。投资活动的本质是有关道德与信仰的。投资者怎样信仰,按什么样的道德准则生活,就怎样投资。没有一个卓越的价值投资者不强调道德情操对成功价值投资的极端重要性。有人总结到,保守的价值投资就是做人。在投资中做人越到位,投资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是个人本位而不是集体本位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价值投资的本质是个
保守主义:从政治智慧到财富智慧
 我为什么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

刘军宁
的、精确的预测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劳的。把这一判断运用到投资领域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价值投资者不要去预测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和股票价格的走向。 当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预测。预测的人数多不等于预测的有效。对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预测只是他们的工作。在许多价值投资者看来,作为市场人格化的市场先生是个喜怒无常、惊慌失措的疯子,无人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做出持续而准确的预测。投资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预测或顺应市场先生的情绪,而是彻底无视他的情绪与举动。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把市场当做仆人而不是向导。如果市场先生是证券市场的风向标的话,投资者怎么可能靠追随风向标致富?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根本就不去预测市场。如果预测能成功,全世界流行的将是基于权力与命令的计划经济而不是基于自由与交易的市场经济。 基于对人性和对人类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义在态度和行动上总体是消极保守的,主张消极审慎,反对积极有为。保守主义认为人类行动的目的,不在于不计代价、不计后果地追求最好的愿景,而是尽可能避免最坏的恶果。相对于保守主义的消极的世界观,价值投资有两条著名的“基本原则”:原则一,永远不要赔钱;原则二,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可见,价值投资的取向也是消极保守的,它最关注的不是赚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损失。这也产生了价值投资一个鲜明特点:审慎。 人的知识有限而且容易出错,审慎的必要性由此产生。保守主义认为,在政治领域,审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样,在资本市场上,审慎是价值投资者的首要美德。审慎与耐心、克制、坚毅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要求投资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这头冲动的怪兽。价值投资的策略就是审慎投资的策略。保守的投资者是消极的、审慎的投资者。对普通人而言,审慎意味着小心谨慎。对保守主义者而言,审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据长期后果来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审慎。用审慎原则来投资,就必须考虑到这个投资的长远后果。只有其长远后果而不是近期后果非常可取,才是审慎的、正确的投资。因此,审慎意味着只投资于自己理解的领域、行业与对象,还意味着只有长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预期的后果。 保守主义特别看重时间与传统。保守主义认为时间是检验价值的最重要的尺度。经受不了时间考验的价值不是可持久的价值。而价值投资几乎是长线投资的同义语。 从效用上看,保守主义是关于如何降低风险的主义。用保守主义来指导投资的最大优越性在于降低风险、保守价值、增加乐趣。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根本性地降低国家层面在政治上的系统性风险。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资活动的系统性风险。其中,安全边际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于它有助于降低风险。 从内核上看,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是由一群原则与观念组成的信仰。保守主义特别强调信仰与道德的重要性。投资活动的本质是有关道德与信仰的。投资者怎样信仰,按什么样的道德准则生活,就怎样投资。没有一个卓越的价值投资者不强调道德情操对成功价值投资的极端重要性。有人总结到,保守的价值投资就是做人。在投资中做人越到位,投资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是个人本位而不是集体本位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价值投资的本质是个
保守主义:从政治智慧到财富智慧 我为什么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刘军宁 有朋友说,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的书,你算不算是跨界?我说,没有跨界。我谈的还是保守主义。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义的世界观尽可能运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领域。 一个行业的正当存在,除技能外,必须有其价值理念和道德支撑,金融投资行业也不例外。没有人文精神与道德基础的行业是不值得从事的行业。该书谈的不是投资的技能技巧,而是金融投资背后的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也常常是交叠的。说实话,写这本书,我有点私心,面对反商的意识形态,面对把金融投资看做罪恶的唯物主义传统,我希望看到中国的金融投资从业人士站在坚实的道德根基和深厚的人文积淀之上。我所做的就是去挖掘和培育金融投资行业背后的人文道德资源和普适智慧,为从业者提供坚实的道德根基,而非指点他人的如何投资。 我不是职业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义政治哲学;我也不是职业投资家,但是我喜欢保守主义投资理念。价值投资就是保守主义在投资领域的直接应用。价值投资的精髓,就是保守主义的思想精髓。每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认为自己是保守的投资者。他们不仅在投资理念上保守,在投资风格上保守,在对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财务上保守,价值投资者还要求作为被投资对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须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价值投资的要求。经典名著《基业长青》的作者也发现,长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义的公司。 保守主义对人性持十分悲观的看法,认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这首先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无知的一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一个人的知识所不及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努力学习增加知识,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无知,反而会带来新的无知。知识的岛屿越大,无知的海岸线就越长。把这种人性论应用到投资上,其结论必然是:每个投资者都有一个其知识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这个圈内投资,投资者成功的把握比较大;逾越了这个能力圈,招致损失是必然的。因此,一个价值投资者必须牢牢地守护自己的能力圈。保守主义的这一洞见,也同样适用于政府。由凡人组成的政府再强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为超过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制造灾难性的人祸。这样的事例,中国的历史见证得太多了。 保守主义发现,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还意味着,人类的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会犯错误的。但是保守主义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绝人犯错误,而是尽可能降低犯错误的概率,减少错误的后果。把这一理念运用于投资领域,必然要求投资者更少次数地、更谨慎地投资。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减少投资次数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频繁操作,犯错的概率就越大。 保守主义认为,人类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线性的、不按部就班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置身其中的是一个自发的秩序,这个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计划的。保守主义坚决反对历史决定论,认为没有人有能力预知人类社会未来的全部进程,没有人能够掌握或规定全部的历史规律。人是情绪的动物,自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无视这种不确定而去做整体    有朋友说,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的书,你算不算是跨界?我说,没有跨界。我谈的还是保守主义。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义的世界观尽可能运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领域。
    一个行业的正当存在,除技能外,必须有其价值理念和道德支撑,金融投资行业也不例外。没有人文精神与道德基础的行业是不值得从事的行业。该书谈的不是投资的技能技巧,而是金融投资背后的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也常常是交叠的。说实话,写这本书,我有点私心,面对反商的意识形态,面对把金融投资看做罪恶的唯物主义传统,我希望看到中国的金融投资从业人士站在坚实的道德根基和深厚的人文积淀之上。我所做的就是去挖掘和培育金融投资行业背后的人文道德资源和普适智慧,为从业者提供坚实的道德根基,而非指点他人的如何投资。
    我不是职业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义政治哲学;我也不是职业投资家,但是我喜欢保守主义投资理念。价值投资就是保守主义在投资领域的直接应用。价值投资的精髓,就是保守主义的思想精髓。每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认为自己是保守的投资者。他们不仅在投资理念上保守,在投资风格上保守,在对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财务上保守,价值投资者还要求作为被投资对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须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价值投资的要求。经典名著《基业长青》的作者也发现,长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义的公司。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    保守主义对人性持十分悲观的看法,认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这首先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无知的一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一个人的知识所不及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努力学习增加知识,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无知,反而会带来新的无知。知识的岛屿越大,无知的海岸线就越长。把这种人性论应用到投资上,其结论必然是:每个投资者都有一个其知识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这个圈内投资,投资者成功的把握比较大;逾越了这个能力圈,招致损失是必然的。因此,一个价值投资者必须牢牢地守护自己的能力圈。保守主义的这一洞见,也同样适用于政府。由凡人组成的政府再强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为超过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制造灾难性的人祸。这样的事例,中国的历史见证得太多了。
    保守主义发现,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还意味着,人类的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会犯错误的。但是保守主义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绝人犯错误,而是尽可能降低犯错误的概率,减少错误的后果。把这一理念运用于投资领域,必然要求投资者更少次数地、更谨慎地投资。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减少投资次数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频繁操作,犯错的概率就越大。
保守主义:从政治智慧到财富智慧 我为什么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刘军宁 有朋友说,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的书,你算不算是跨界?我说,没有跨界。我谈的还是保守主义。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义的世界观尽可能运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领域。 一个行业的正当存在,除技能外,必须有其价值理念和道德支撑,金融投资行业也不例外。没有人文精神与道德基础的行业是不值得从事的行业。该书谈的不是投资的技能技巧,而是金融投资背后的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也常常是交叠的。说实话,写这本书,我有点私心,面对反商的意识形态,面对把金融投资看做罪恶的唯物主义传统,我希望看到中国的金融投资从业人士站在坚实的道德根基和深厚的人文积淀之上。我所做的就是去挖掘和培育金融投资行业背后的人文道德资源和普适智慧,为从业者提供坚实的道德根基,而非指点他人的如何投资。 我不是职业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义政治哲学;我也不是职业投资家,但是我喜欢保守主义投资理念。价值投资就是保守主义在投资领域的直接应用。价值投资的精髓,就是保守主义的思想精髓。每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认为自己是保守的投资者。他们不仅在投资理念上保守,在投资风格上保守,在对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财务上保守,价值投资者还要求作为被投资对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须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价值投资的要求。经典名著《基业长青》的作者也发现,长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义的公司。 保守主义对人性持十分悲观的看法,认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这首先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无知的一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一个人的知识所不及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努力学习增加知识,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无知,反而会带来新的无知。知识的岛屿越大,无知的海岸线就越长。把这种人性论应用到投资上,其结论必然是:每个投资者都有一个其知识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这个圈内投资,投资者成功的把握比较大;逾越了这个能力圈,招致损失是必然的。因此,一个价值投资者必须牢牢地守护自己的能力圈。保守主义的这一洞见,也同样适用于政府。由凡人组成的政府再强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为超过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制造灾难性的人祸。这样的事例,中国的历史见证得太多了。 保守主义发现,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还意味着,人类的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会犯错误的。但是保守主义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绝人犯错误,而是尽可能降低犯错误的概率,减少错误的后果。把这一理念运用于投资领域,必然要求投资者更少次数地、更谨慎地投资。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减少投资次数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频繁操作,犯错的概率就越大。 保守主义认为,人类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线性的、不按部就班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置身其中的是一个自发的秩序,这个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计划的。保守主义坚决反对历史决定论,认为没有人有能力预知人类社会未来的全部进程,没有人能够掌握或规定全部的历史规律。人是情绪的动物,自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无视这种不确定而去做整体
    保守主义认为,人类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线性的、不按部就班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置身其中的是一个自发的秩序,这个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计划的。保守主义坚决反对历史决定论,认为没有人有能力预知人类社会未来的全部进程,没有人能够掌握或规定全部的历史规律。人是情绪的动物,自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无视这种不确定而去做整体的、精确的预测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劳的。把这一判断运用到投资领域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价值投资者不要去预测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和股票价格的走向。
保守主义:从政治智慧到财富智慧 我为什么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刘军宁 有朋友说,写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的书,你算不算是跨界?我说,没有跨界。我谈的还是保守主义。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义的世界观尽可能运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领域。 一个行业的正当存在,除技能外,必须有其价值理念和道德支撑,金融投资行业也不例外。没有人文精神与道德基础的行业是不值得从事的行业。该书谈的不是投资的技能技巧,而是金融投资背后的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人文精神与道德支撑也常常是交叠的。说实话,写这本书,我有点私心,面对反商的意识形态,面对把金融投资看做罪恶的唯物主义传统,我希望看到中国的金融投资从业人士站在坚实的道德根基和深厚的人文积淀之上。我所做的就是去挖掘和培育金融投资行业背后的人文道德资源和普适智慧,为从业者提供坚实的道德根基,而非指点他人的如何投资。 我不是职业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义政治哲学;我也不是职业投资家,但是我喜欢保守主义投资理念。价值投资就是保守主义在投资领域的直接应用。价值投资的精髓,就是保守主义的思想精髓。每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都认为自己是保守的投资者。他们不仅在投资理念上保守,在投资风格上保守,在对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财务上保守,价值投资者还要求作为被投资对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须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价值投资的要求。经典名著《基业长青》的作者也发现,长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义的公司。 保守主义对人性持十分悲观的看法,认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这首先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无知的一面,有很多东西都是一个人的知识所不及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努力学习增加知识,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无知,反而会带来新的无知。知识的岛屿越大,无知的海岸线就越长。把这种人性论应用到投资上,其结论必然是:每个投资者都有一个其知识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这个圈内投资,投资者成功的把握比较大;逾越了这个能力圈,招致损失是必然的。因此,一个价值投资者必须牢牢地守护自己的能力圈。保守主义的这一洞见,也同样适用于政府。由凡人组成的政府再强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为超过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制造灾难性的人祸。这样的事例,中国的历史见证得太多了。 保守主义发现,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还意味着,人类的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会犯错误的。但是保守主义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绝人犯错误,而是尽可能降低犯错误的概率,减少错误的后果。把这一理念运用于投资领域,必然要求投资者更少次数地、更谨慎地投资。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减少投资次数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频繁操作,犯错的概率就越大。 保守主义认为,人类面对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线性的、不按部就班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置身其中的是一个自发的秩序,这个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计划的。保守主义坚决反对历史决定论,认为没有人有能力预知人类社会未来的全部进程,没有人能够掌握或规定全部的历史规律。人是情绪的动物,自身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任何无视这种不确定而去做整体    当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预测。预测的人数多不等于预测的有效。对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预测只是他们的工作。在许多价值投资者看来,作为市场人格化的市场先生是个喜怒无常、惊慌失措的疯子,无人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做出持续而准确的预测。投资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预测或顺应市场先生的情绪,而是彻底无视他的情绪与举动。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把市场当做仆人而不是向导。如果市场先生是证券市场的风向标的话,投资者怎么可能靠追随风向标致富?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根本就不去预测市场。如果预测能成功,全世界流行的将是基于权力与命令的计划经济而不是基于自由与交易的市场经济。
    基于对人性和对人类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义在态度和行动上总体是消极保守的,主张消极审慎,反对积极有为。保守主义认为人类行动的目的,不在于不计代价、不计后果地追求最好的愿景,而是尽可能避免最坏的恶果。相对于保守主义的消极的世界观,价值投资有两条著名的“基本原则”:原则一,永远不要赔钱;原则二,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可见,价值投资的取向也是消极保守的,它最关注的不是赚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损失。这也产生了价值投资一个鲜明特点:审慎。
    人的知识有限而且容易出错,审慎的必要性由此产生。保守主义认为,在政治领域,审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样,在资本市场上,审慎是价值投资者的首要美德。审慎与耐心、克制、坚毅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要求投资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这头冲动的怪兽。价值投资的策略就是审慎投资的策略。保守的投资者是消极的、审慎的投资者。对普通人而言,审慎意味着小心谨慎。对保守主义者而言,审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据长期后果来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审慎。用审慎原则来投资,就必须考虑到这个投资的长远后果。只有其长远后果而不是近期后果非常可取,才是审慎的、正确的投资。因此,审慎意味着只投资于自己理解的领域、行业与对象,还意味着只有长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预期的后果。
    保守主义特别看重时间与传统。保守主义认为时间是检验价值的最重要的尺度。经受不了时间考验的价值不是可持久的价值。而价值投资几乎是长线投资的同义语。
    从效用上看,保守主义是关于如何降低风险的主义。用保守主义来指导投资的最大优越性在于降低风险、保守价值、增加乐趣。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根本性地降低国家层面在政治上的系统性风险。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资活动的系统性风险。其中,安全边际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于它有助于降低风险。
从内核上看,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是由一群原则与观念组成的信仰。保守主义特别强调信仰与道德的重要性。投资活动的本质是有关道德与信仰的。投资者怎样信仰,按什么样的道德准则生活,就怎样投资。没有一个卓越的价值投资者不强调道德情操对成功价值投资的极端重要性。有人总结到,保守的价值投资就是做人。在投资中做人越到位,投资也就越成功。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    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是个人本位而不是集体本位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价值投资的本质是个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的、精确的预测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劳的。把这一判断运用到投资领域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价值投资者不要去预测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和股票价格的走向。 当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预测。预测的人数多不等于预测的有效。对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预测只是他们的工作。在许多价值投资者看来,作为市场人格化的市场先生是个喜怒无常、惊慌失措的疯子,无人能对其未来的行为做出持续而准确的预测。投资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预测或顺应市场先生的情绪,而是彻底无视他的情绪与举动。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把市场当做仆人而不是向导。如果市场先生是证券市场的风向标的话,投资者怎么可能靠追随风向标致富?所以,保守的价值投资者根本就不去预测市场。如果预测能成功,全世界流行的将是基于权力与命令的计划经济而不是基于自由与交易的市场经济。 基于对人性和对人类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义在态度和行动上总体是消极保守的,主张消极审慎,反对积极有为。保守主义认为人类行动的目的,不在于不计代价、不计后果地追求最好的愿景,而是尽可能避免最坏的恶果。相对于保守主义的消极的世界观,价值投资有两条著名的“基本原则”:原则一,永远不要赔钱;原则二,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可见,价值投资的取向也是消极保守的,它最关注的不是赚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损失。这也产生了价值投资一个鲜明特点:审慎。 人的知识有限而且容易出错,审慎的必要性由此产生。保守主义认为,在政治领域,审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样,在资本市场上,审慎是价值投资者的首要美德。审慎与耐心、克制、坚毅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就要求投资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这头冲动的怪兽。价值投资的策略就是审慎投资的策略。保守的投资者是消极的、审慎的投资者。对普通人而言,审慎意味着小心谨慎。对保守主义者而言,审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据长期后果来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审慎。用审慎原则来投资,就必须考虑到这个投资的长远后果。只有其长远后果而不是近期后果非常可取,才是审慎的、正确的投资。因此,审慎意味着只投资于自己理解的领域、行业与对象,还意味着只有长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预期的后果。 保守主义特别看重时间与传统。保守主义认为时间是检验价值的最重要的尺度。经受不了时间考验的价值不是可持久的价值。而价值投资几乎是长线投资的同义语。 从效用上看,保守主义是关于如何降低风险的主义。用保守主义来指导投资的最大优越性在于降低风险、保守价值、增加乐趣。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根本性地降低国家层面在政治上的系统性风险。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资活动的系统性风险。其中,安全边际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于它有助于降低风险。 从内核上看,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是由一群原则与观念组成的信仰。保守主义特别强调信仰与道德的重要性。投资活动的本质是有关道德与信仰的。投资者怎样信仰,按什么样的道德准则生活,就怎样投资。没有一个卓越的价值投资者不强调道德情操对成功价值投资的极端重要性。有人总结到,保守的价值投资就是做人。在投资中做人越到位,投资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是个人本位而不是集体本位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价值投资的本质是个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 http://t.cn/z8cv6Xl 京东 人主义的,它鼓励每个投资者做与众不同的事情。价值投资的原理是普遍适用的,但是价值投资者的个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资风格却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保守的价值投资者都拒绝做集体主义的旅鼠,坚持逆向的思维和批判的态度。在包括投资界在内的任何活动领域,独立的精神常常是最为稀缺的资源。缺少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的人很难有成功的机会。绝对成功的投资者必然是精神上绝对独立的思考者。 在意识形态领域,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政治哲学。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与激进投资是互为对手的两种对立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珍视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珍视与保守的是价值。保守主义致力于保守自由,而价值投资帮助人们获得财务自由,从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什么是保守的投资者?以发现与保守价值为最高追求的投资者就是保守的投资者。保守的价值投资的最大妙处,不仅是它能帮助投资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珍视的东西:自由!一个人有了财富,有了财务自由和人身独立,就不会被逼着去做傻事了。当国家与政党是唯一的雇主的时候,就没有金融投资了,就没有个体的自由与独立了! 在我看来,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与保守主义的财富智慧,在保守主义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与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目标,保守与扩大个人的自由与独立。 原文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相关链接:《投资哲学: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中信出版社 2013年9月 亚马逊http:t.cnz8cv6Xl京东http:t.cnz8cvEGl当当http:t.cnz8cvbHUhttp://t.cn/z8cvEGl当当 http://t.cn/z8cvbHU
  评论这张
 
阅读(213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