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2013-06-13 17:09:00|  分类: 百问民主,民主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后者与前者相比较,在性质上已发生了根本嬗变。前者是生存的工具,后者已成为生存的敌人。人类要想求得生存就必须尽快地彻底抛弃专制暴政,去寻找能帮助人类生存下去的新的政治形式。 这个新的政治形式已经被发现,并且在愈来愈多的地方成功地运转起来。它就是民主政治。它代表着把人类从猿猴以来的那种野蛮的政治行为中彻底解放出来的文明趋势,从而将大大地提高人类生存机会和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平。根据进化学说,在人类政治进化过程中,那些最能帮助人类适应新的环境并增加人类整体生存机会的政治形式将通过自然选择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民主政治正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为自己作出的抉择。这才是自猿猴社会以来的政治进化规律所揭示的真正内涵。 相关阅读:《道德动物》,作者: 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译者: 周晓林 中信出版社 2013年5月 定价: 68元 发表于 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 2013-0609
与动物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的缺陷又何止于“不可避免的”专制。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以来,下面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人类:人类社会为何不能像蜜蜂和蚂蚁的社会那样平稳地运转呢?蜜蜂和蚂蚁的社会的确很完善,但支配他们的只有单一的社会行为遗传系统。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生理分工和生理特征(如蜂后、雄蜂、工蜂)看得一清二楚。人类社会却不同,各个阶层的人士在生理上并无二致,没有谁生来就与众不同。昆虫社会在平稳、自动地运转,它不需要“维稳与宣传”。可是,人类社会虽有一整套的警察与宣传机构,即便稳定压倒一切,也难以平稳运转,乃至常常崩溃。人类沉溺于相互争斗与侵扰之中,谋和难上加难。与简单的昆虫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在进化中变得复杂了,变得文明了,同时也渗进了新的野蛮。这或许正是进步的代价。 我们对于人类的社会,虽然不能持要求其绝对完善的过分乐观主义态度,但也大可不必因为灵长动物学的发现而灰心丧气。其实,灵长动物学与生物学的研究成果也向我们充分展示了人类未来的光明。我们不仅看到猿猴社会中的成员甘受专制统治的一面,也看到这种社会中的反抗一时一刻也未停止过。每个专制的猴王最终都是被暴力所推翻的,并沦为离群索居的孤魂而不得善终。靠暴力建立起来的统治不可避免地而通过暴力来更迭。以猿猴社会到二十世纪的专制政权都历来如此。 这个事实揭示的倒不是专制政权的永恒性,而是人类反抗专制精神的永恒性。更重要的是,猿猴当初遇上专制的社会生活是为了换取安全以抵御天敌。猴王权力的更迭可能是流血的,却不大可能是致命的,更不会残害无辜者。专制政权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这种政权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猿猴过专制生活是为了最大限度获得生存机会,而现代的专制政权是#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刘军宁 在中世纪,神学家们对人类的起源及命运最有发言权。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诞生之后生物学家们就似乎变得更有发言权了。现在许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都在根据以该学科中得到的灵感来研究人类社会的起源及其政治形式的发展规律。而且,有人从中得出的某些结论十分令人惊讶。 动物学研究表明,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祖先很类似的那种群居生活。考察它们的社会行为也许有助于解开人类社会行为的奥秘。我们知道,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成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就是一个猴王,领着一群猴子住在花果山水帘洞。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强力是其统治的基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首领身上。 灵长类社会在统治形态上则是专制的。群体的首领在选择配偶与获得食物方面享受特权,(这一点与古代的皇帝非常相似),剩下来的才由其他成员分享,普通的“民众”始终过着受压制的生活。这就是罗伯特·赖特在《道德动物》一书中所说的“黑猩猩的政治”。 人类既然是灵长动物中的一科,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并相信人类社会可能是遵循相似的方法进化而来的。如果上面的论点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断言:人类社会中的政治形式本来就是专制。专制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如果说,首领的暴力是社会的开端,那么专制暴政就是历史上首先出现的符合进化规律的统治形式。人是由猿猴演变而成,所以人类社会的猿猴本质(专制主义)看来还是摆脱不掉的。从历史的与进化的观点来看,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专制暴政似乎完全是合乎自然的,是合理的正常现象。 若是顺着这个逻辑往下思考,
刘军宁

与动物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的缺陷又何止于“不可避免的”专制。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以来,下面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人类:人类社会为何不能像蜜蜂和蚂蚁的社会那样平稳地运转呢?蜜蜂和蚂蚁的社会的确很完善,但支配他们的只有单一的社会行为遗传系统。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生理分工和生理特征(如蜂后、雄蜂、工蜂)看得一清二楚。人类社会却不同,各个阶层的人士在生理上并无二致,没有谁生来就与众不同。昆虫社会在平稳、自动地运转,它不需要“维稳与宣传”。可是,人类社会虽有一整套的警察与宣传机构,即便稳定压倒一切,也难以平稳运转,乃至常常崩溃。人类沉溺于相互争斗与侵扰之中,谋和难上加难。与简单的昆虫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在进化中变得复杂了,变得文明了,同时也渗进了新的野蛮。这或许正是进步的代价。 我们对于人类的社会,虽然不能持要求其绝对完善的过分乐观主义态度,但也大可不必因为灵长动物学的发现而灰心丧气。其实,灵长动物学与生物学的研究成果也向我们充分展示了人类未来的光明。我们不仅看到猿猴社会中的成员甘受专制统治的一面,也看到这种社会中的反抗一时一刻也未停止过。每个专制的猴王最终都是被暴力所推翻的,并沦为离群索居的孤魂而不得善终。靠暴力建立起来的统治不可避免地而通过暴力来更迭。以猿猴社会到二十世纪的专制政权都历来如此。 这个事实揭示的倒不是专制政权的永恒性,而是人类反抗专制精神的永恒性。更重要的是,猿猴当初遇上专制的社会生活是为了换取安全以抵御天敌。猴王权力的更迭可能是流血的,却不大可能是致命的,更不会残害无辜者。专制政权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这种政权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猿猴过专制生活是为了最大限度获得生存机会,而现代的专制政权是
    在中世纪,神学家们对人类的起源及命运最有发言权。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诞生之后生物学家们就似乎变得更有发言权了。现在许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都在根据以该学科中得到的灵感来研究人类社会的起源及其政治形式的发展规律。而且,有人从中得出的某些结论十分令人惊讶。
    动物学研究表明,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祖先很类似的那种群居生活。考察它们的社会行为也许有助于解开人类社会行为的奥秘。我们知道,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成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就是一个猴王,领着一群猴子住在花果山水帘洞。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强力是其统治的基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首领身上。
    灵长类社会在统治形态上则是专制的。群体的首领在选择配偶与获得食物方面享受特权,(这一点与古代的皇帝非常相似),剩下来的才由其他成员分享,普通的“民众”始终过着受压制的生活。这就是罗伯特·赖特在《道德动物》一书中所说的“黑猩猩的政治”。
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后者与前者相比较,在性质上已发生了根本嬗变。前者是生存的工具,后者已成为生存的敌人。人类要想求得生存就必须尽快地彻底抛弃专制暴政,去寻找能帮助人类生存下去的新的政治形式。 这个新的政治形式已经被发现,并且在愈来愈多的地方成功地运转起来。它就是民主政治。它代表着把人类从猿猴以来的那种野蛮的政治行为中彻底解放出来的文明趋势,从而将大大地提高人类生存机会和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平。根据进化学说,在人类政治进化过程中,那些最能帮助人类适应新的环境并增加人类整体生存机会的政治形式将通过自然选择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民主政治正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为自己作出的抉择。这才是自猿猴社会以来的政治进化规律所揭示的真正内涵。 相关阅读:《道德动物》,作者: 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译者: 周晓林 中信出版社 2013年5月 定价: 68元 发表于 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 2013-0609
    人类既然是灵长动物中的一科,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并相信人类社会可能是遵循相似的方法进化而来的。如果上面的论点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断言:人类社会中的政治形式本来就是专制。专制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如果说,首领的暴力是社会的开端,那么专制暴政就是历史上首先出现的符合进化规律的统治形式。人是由猿猴演变而成,所以人类社会的猿猴本质(专制主义)看来还是摆脱不掉的。从历史的与进化的观点来看,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专制暴政似乎完全是合乎自然的,是合理的正常现象。
    若是顺着这个逻辑往下思考,与动物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的缺陷又何止于“不可避免的”专制。自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以来,下面这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人类:人类社会为何不能像蜜蜂和蚂蚁的社会那样平稳地运转呢?蜜蜂和蚂蚁的社会的确很完善,但支配他们的只有单一的社会行为遗传系统。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生理分工和生理特征(如蜂后、雄蜂、工蜂)看得一清二楚。人类社会却不同,各个阶层的人士在生理上并无二致,没有谁生来就与众不同。昆虫社会在平稳、自动地运转,它不需要“维稳与宣传”。可是,人类社会虽有一整套的警察与宣传机构,即便稳定压倒一切,也难以平稳运转,乃至常常崩溃。人类沉溺于相互争斗与侵扰之中,谋和难上加难。与简单的昆虫社会相比较,人类社会在进化中变得复杂了,变得文明了,同时也渗进了新的野蛮。这或许正是进步的代价。
      我们对于人类的社会,虽然不能持要求其绝对完善的过分乐观主义态度,但也大可不必因为灵长动物学的发现而灰心丧气。其实,灵长动物学与生物学的研究成果也向我们充分展示了人类未来的光明。我们不仅看到猿猴社会中的成员甘受专制统治的一面,也看到这种社会中的反抗一时一刻也未停止过。每个专制的猴王最终都是被暴力所推翻的,并沦为离群索居的孤魂而不得善终。靠暴力建立起来的统治不可避免地而通过暴力来更迭。以猿猴社会到二十世纪的专制政权都历来如此。
    这个事实揭示的倒不是专制政权的永恒性,而是人类反抗专制精神的永恒性。更重要的是,猿猴当初遇上专制的社会生活是为了换取安全以抵御天敌。猴王权力的更迭可能是流血的,却不大可能是致命的,更不会残害无辜者。专制政权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这种政权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猿猴过专制生活是为了最大限度获得生存机会,而现代的专制政权是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后者与前者相比较,在性质上已发生了根本嬗变。前者是生存的工具,后者已成为生存的敌人。人类要想求得生存就必须尽快地彻底抛弃专制暴政,去寻找能帮助人类生存下去的新的政治形式。
#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刘军宁 在中世纪,神学家们对人类的起源及命运最有发言权。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诞生之后生物学家们就似乎变得更有发言权了。现在许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都在根据以该学科中得到的灵感来研究人类社会的起源及其政治形式的发展规律。而且,有人从中得出的某些结论十分令人惊讶。 动物学研究表明,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祖先很类似的那种群居生活。考察它们的社会行为也许有助于解开人类社会行为的奥秘。我们知道,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成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就是一个猴王,领着一群猴子住在花果山水帘洞。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强力是其统治的基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首领身上。 灵长类社会在统治形态上则是专制的。群体的首领在选择配偶与获得食物方面享受特权,(这一点与古代的皇帝非常相似),剩下来的才由其他成员分享,普通的“民众”始终过着受压制的生活。这就是罗伯特·赖特在《道德动物》一书中所说的“黑猩猩的政治”。 人类既然是灵长动物中的一科,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并相信人类社会可能是遵循相似的方法进化而来的。如果上面的论点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断言:人类社会中的政治形式本来就是专制。专制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如果说,首领的暴力是社会的开端,那么专制暴政就是历史上首先出现的符合进化规律的统治形式。人是由猿猴演变而成,所以人类社会的猿猴本质(专制主义)看来还是摆脱不掉的。从历史的与进化的观点来看,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专制暴政似乎完全是合乎自然的,是合理的正常现象。 若是顺着这个逻辑往下思考,    这个新的政治形式已经被发现,并且在愈来愈多的地方成功地运转起来。它就是民主政治。它代表着把人类从猿猴以来的那种野蛮的政治行为中彻底解放出来的文明趋势,从而将大大地提高人类生存机会和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平。根据进化学说,在人类政治进化过程中,那些最能帮助人类适应新的环境并增加人类整体生存机会的政治形式将通过自然选择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民主政治正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为自己作出的抉择。这才是自猿猴社会以来的政治进化规律所揭示的真正内涵。
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后者与前者相比较,在性质上已发生了根本嬗变。前者是生存的工具,后者已成为生存的敌人。人类要想求得生存就必须尽快地彻底抛弃专制暴政,去寻找能帮助人类生存下去的新的政治形式。 这个新的政治形式已经被发现,并且在愈来愈多的地方成功地运转起来。它就是民主政治。它代表着把人类从猿猴以来的那种野蛮的政治行为中彻底解放出来的文明趋势,从而将大大地提高人类生存机会和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平。根据进化学说,在人类政治进化过程中,那些最能帮助人类适应新的环境并增加人类整体生存机会的政治形式将通过自然选择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民主政治正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为自己作出的抉择。这才是自猿猴社会以来的政治进化规律所揭示的真正内涵。 相关阅读:《道德动物》,作者: 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译者: 周晓林 中信出版社 2013年5月 定价: 68元 发表于 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 2013-0609
 
#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刘军宁 在中世纪,神学家们对人类的起源及命运最有发言权。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诞生之后生物学家们就似乎变得更有发言权了。现在许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都在根据以该学科中得到的灵感来研究人类社会的起源及其政治形式的发展规律。而且,有人从中得出的某些结论十分令人惊讶。 动物学研究表明,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祖先很类似的那种群居生活。考察它们的社会行为也许有助于解开人类社会行为的奥秘。我们知道,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成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就是一个猴王,领着一群猴子住在花果山水帘洞。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强力是其统治的基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首领身上。 灵长类社会在统治形态上则是专制的。群体的首领在选择配偶与获得食物方面享受特权,(这一点与古代的皇帝非常相似),剩下来的才由其他成员分享,普通的“民众”始终过着受压制的生活。这就是罗伯特·赖特在《道德动物》一书中所说的“黑猩猩的政治”。 人类既然是灵长动物中的一科,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并相信人类社会可能是遵循相似的方法进化而来的。如果上面的论点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断言:人类社会中的政治形式本来就是专制。专制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如果说,首领的暴力是社会的开端,那么专制暴政就是历史上首先出现的符合进化规律的统治形式。人是由猿猴演变而成,所以人类社会的猿猴本质(专制主义)看来还是摆脱不掉的。从历史的与进化的观点来看,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专制暴政似乎完全是合乎自然的,是合理的正常现象。 若是顺着这个逻辑往下思考,

相关阅读:《道德动物》,作者: 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译者: 周晓林 中信出版社  2013年5月 定价: 68元
#百问民主# 民主政治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吗? 刘军宁 在中世纪,神学家们对人类的起源及命运最有发言权。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诞生之后生物学家们就似乎变得更有发言权了。现在许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都在根据以该学科中得到的灵感来研究人类社会的起源及其政治形式的发展规律。而且,有人从中得出的某些结论十分令人惊讶。 动物学研究表明,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类动物与人类的祖先很类似的那种群居生活。考察它们的社会行为也许有助于解开人类社会行为的奥秘。我们知道,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成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就是一个猴王,领着一群猴子住在花果山水帘洞。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强力是其统治的基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首领身上。 灵长类社会在统治形态上则是专制的。群体的首领在选择配偶与获得食物方面享受特权,(这一点与古代的皇帝非常相似),剩下来的才由其他成员分享,普通的“民众”始终过着受压制的生活。这就是罗伯特·赖特在《道德动物》一书中所说的“黑猩猩的政治”。 人类既然是灵长动物中的一科,我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并相信人类社会可能是遵循相似的方法进化而来的。如果上面的论点成立,那么是否可以断言:人类社会中的政治形式本来就是专制。专制是人类在生物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如果说,首领的暴力是社会的开端,那么专制暴政就是历史上首先出现的符合进化规律的统治形式。人是由猿猴演变而成,所以人类社会的猿猴本质(专制主义)看来还是摆脱不掉的。从历史的与进化的观点来看,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大量的专制暴政似乎完全是合乎自然的,是合理的正常现象。 若是顺着这个逻辑往下思考,
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后者与前者相比较,在性质上已发生了根本嬗变。前者是生存的工具,后者已成为生存的敌人。人类要想求得生存就必须尽快地彻底抛弃专制暴政,去寻找能帮助人类生存下去的新的政治形式。 这个新的政治形式已经被发现,并且在愈来愈多的地方成功地运转起来。它就是民主政治。它代表着把人类从猿猴以来的那种野蛮的政治行为中彻底解放出来的文明趋势,从而将大大地提高人类生存机会和人类文明的整体水平。根据进化学说,在人类政治进化过程中,那些最能帮助人类适应新的环境并增加人类整体生存机会的政治形式将通过自然选择被保留下来。今日的民主政治正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为自己作出的抉择。这才是自猿猴社会以来的政治进化规律所揭示的真正内涵。 相关阅读:《道德动物》,作者: 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译者: 周晓林 中信出版社 2013年5月 定价: 68元 发表于 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 2013-0609发表于 东方早报 上海书评  2013-0609
  评论这张
 
阅读(107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