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从君臣主仆到伙伴共和  

2012-05-15 22:57:00|  分类: 投资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君臣主仆到伙伴共和
搭档在投资中的地位
刘军宁

 

partnership.)这种友谊和伙伴关系需要一些特殊的品德相伴随,其中包括平和的心态、彼此的信任、包容和理解,相互的适应、妥协与担待。而巴菲特与芒格正是这种友谊与伙伴关系的注脚。 我认为,好搭档的最大意义,在于他以说“不”为己任。在投资者的圈子更不例外。说不者是最宝贵的报警器与纠错者。只有伟光正先生才不需要说不者与纠错者。容不下说不的人,导致了无数企业与企业家、政党与政治家的失败。可见,搭档的作用,不仅于说对,而是在于说“不”。 在生活中,最重要的是选好伴侣;在投资中,最重要的选对搭档。寻找自己中意的搭档应该遵循哪些标准?我认为,有两个标准,优秀的大脑与优秀的品行。两者缺一不可。对中国人而言,优秀的品行甚至更重要,中国从来不缺聪明人,缺的是优秀的品质。 伙伴关系并不仅仅限于二人之间的搭档。巴菲特与芒格之间不仅互为搭档,他们还置身于一个交错的伙伴关系网中。巴菲特的精神伙伴有他的师辈们如格雷厄姆、费舍、多德;他的同道伙伴有格雷厄姆与多德城的超级投资者们。巴菲特和芒格还把伯克夏集团中几十个分支机构的主要管理者都当做他们俩的伙伴,他们称这些人是他们的经理合伙人(managing partners)。然而,巴菲特与芒格最大的伙伴群体是伯克夏的股东们。巴菲特与芒格视这些人为他们俩的股东合伙人(owner-partners)。他们俩与上述所有人之间的关系是伙伴关系,而不是君臣关系。这个复杂的伙伴关系网也交织成商业世界的复合共和(一种联邦的、多中心的、基于伙伴管理的秩序)。 在君臣关系下,公司是朕的,其他人都属臣民性质的员工。在伙伴关系的共和下,公司是全体股东的,而股东之间是伙伴关系。就上市公司而言,任何员工,甚至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股东,因而也会成为伙伴。巴菲特宣称,虽然他把公司注册为有限公司,但是他是合伙的心态来经营公司的。巴菲特的一个重要贡献是他强调股东的身份,而不是持股人的身份。他投资的目的就是要成为股东,而不仅仅是成为持股人。他每收购一个公司,都要尽可能留任原有的管理层和股东作为合伙的伙伴。这种伙伴关系为伯克夏创造了极富魅力的工作环境,所以这些年来很少有高管离开伯克夏这个小小的复合共和国。 保守主义的鼻祖埃德蒙·柏克特别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伙伴关系。他甚至认为这种伙伴

    自古以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基本的格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的伙伴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上下的君臣关系。伙伴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共和国,在商业上是合伙制。君臣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君主与专制,在商业上是老板独大的公司。与资本、劳动、资源密集的商业活动不同,投资是个智慧密集的事业。世界上最稀缺的就是智慧。智慧的产生和迸发对环境有严格的要求。如果环境稍有不适,智慧就会选择冬眠。在投资活动中什么样的人际关系格局有助于智慧最大化呢?是君臣关系,还是伙伴关系?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伙伴关系是基于平等、尊重并彼此给对方充分自由的关系,因而最有助于智慧的迸发与活跃。如果这个看法成立,那么,投资事业与君臣关系是很难相容的。
    然而中国几千年专制所留下的君臣观念却导致人们格外排斥伙伴关系。国人中有句广为流传的民谚:一山容不得二虎。这个谚语对中国人的影响至深。在中国的商界,跟在中国的政界一样,流行的观念从来都是一权独大。政界和商界的掌门人都笃信自己就是山中独大的老虎,而且一山绝对容不下第二只虎。即便是武大郎开店也不愿意聘用比自己个子高的。投资者的群体是人类最自负的群体之一,而且他们常常真的有理由自负,不认为自己需要搭档。这种独大的心态,与投资的事业是很不相容的。
    在我看来,投资是一个需要搭档、伙伴、合伙的事业。为什么?搭档、伙伴几乎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关键。保守主义认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是很有限的,每个人对自己的理解都是很有限的。跳芭蕾的人都知道,不凭借镜子,甚至看不清自己的动作,尤其看不见自己动作的缺陷。投资正是像芭蕾这样的精致艺术。而投资者的搭档正是自己的镜子,搭档之间相互为对方提供镜像。借助你的搭档,你更能看清自己,尤其能看清自己的短板。在伙伴关系与团队中,你看清自己,你获得智慧,你平等待人得到尊重,得到帮助、鼓励与安慰。从君臣主仆到伙伴共和 搭档在投资中的地位 刘军宁 自古以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基本的格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的伙伴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上下的君臣关系。伙伴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共和国,在商业上是合伙制。君臣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君主与专制,在商业上是老板独大的公司。与资本、劳动、资源密集的商业活动不同,投资是个智慧密集的事业。世界上最稀缺的就是智慧。智慧的产生和迸发对环境有严格的要求。如果环境稍有不适,智慧就会选择冬眠。在投资活动中什么样的人际关系格局有助于智慧最大化呢?是君臣关系,还是伙伴关系?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伙伴关系是基于平等、尊重并彼此给对方充分自由的关系,因而最有助于智慧的迸发与活跃。如果这个看法成立,那么,投资事业与君臣关系是很难相容的。 然而中国几千年专制所留下的君臣观念却导致人们格外排斥伙伴关系。国人中有句广为流传的民谚:一山容不得二虎。这个谚语对中国人的影响至深。在中国的商界,跟在中国的政界一样,流行的观念从来都是一权独大。政界和商界的掌门人都笃信自己就是山中独大的老虎,而且一山绝对容不下第二只虎。即便是武大郎开店也不愿意聘用比自己个子高的。投资者的群体是人类最自负的群体之一,而且他们常常真的有理由自负,不认为自己需要搭档。这种独大的心态,与投资的事业是很不相容的。 在我看来,投资是一个需要搭档、伙伴、合伙的事业。为什么?搭档、伙伴几乎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关键。保守主义认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是很有限的,每个人对自己的理解都是很有限的。跳芭蕾的人都知道,不凭借镜子,甚至看不清自己的动作,尤其看不见自己动作的缺陷。投资正是像芭蕾这样的精致艺术。而投资者的搭档正是自己的镜子,搭档之间相互为对方提供镜像。借助你的搭档,你更能看清自己,尤其能看清自己的短板。在伙伴关系与团队中,你看清自己,你获得智慧,你平等待人得到尊重,得到帮助、鼓励与安慰。 说到投资事业中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不能不提到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搭档。1959年,巴菲特和芒格一见如故。在超过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组合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他们二人不仅是生意的搭档,而且是灵魂的伙伴。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说到底,友谊是一个伙伴关系。(Friendship is essentially a
    说到投资事业中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不能不提到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搭档。1959年,巴菲特和芒格一见如故。在超过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组合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他们二人不仅是生意的搭档,而且是灵魂的伙伴。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说到底,友谊是一个伙伴关系。(Friendship is essentially a partnership.)这种友谊和伙伴关系需要一些特殊的品德相伴随,其中包括平和的心态、彼此的信任、包容和理解,相互的适应、妥协与担待。而巴菲特与芒格正是这种友谊与伙伴关系的注脚。
    我认为,好搭档的最大意义,在于他以说“不”为己任。在投资者的圈子更不例外。说不者是最宝贵的报警器与纠错者。只有伟光正先生才不需要说不者与纠错者。容不下说不的人,导致了无数企业与企业家、政党与政治家的失败。可见,搭档的作用,不仅于说对,而是在于说“不”。
    在生活中,最重要的是选好伴侣;在投资中,最重要的选对搭档。寻找自己中意的搭档应该遵循哪些标准?我认为,有两个标准,优秀的大脑与优秀的品行。两者缺一不可。对中国人而言,优秀的品行甚至更重要,中国从来不缺聪明人,缺的是优秀的品质。
    伙伴关系并不仅仅限于二人之间的搭档。巴菲特与芒格之间不仅互为搭档,他们还置身于一个交错的伙伴关系网中。巴菲特的精神伙伴有他的师辈们如格雷厄姆、费舍、多德;他的同道伙伴有格雷厄姆与多德城的超级投资者们。巴菲特和芒格还把伯克夏集团中几十个分支机构的主要管理者都当做他们俩的伙伴,他们称这些人是他们的经理合伙人(managing partners)。然而,巴菲特与芒格最大的伙伴群体是伯克夏的股东们。巴菲特与芒格视这些人为他们俩的股东合伙人(owner-partners)。他们俩与上述所有人之间的关系是伙伴关系,而不是君臣关系。这个复杂的伙伴关系网也交织成商业世界的复合共和(一种联邦的、多中心的、基于伙伴管理的秩序)。
    在君臣关系下,公司是朕的,其他人都属臣民性质的员工。在伙伴关系的共和下,公司是全体股东的,而股东之间是伙伴关系。就上市公司而言,任何员工,甚至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股东,因而也会成为伙伴。巴菲特宣称,虽然他把公司注册为有限公司,但是他是合伙的心态来经营公司的。巴菲特的一个重要贡献是他强调股东的身份,而不是持股人的身份。他投资的目的就是要成为股东,而不仅仅是成为持股人。他每收购一个公司,都要尽可能留任原有的管理层和股东作为合伙的伙伴。这种伙伴关系为伯克夏创造了极富魅力的工作环境,所以这些年来很少有高管离开伯克夏这个小小的复合共和国。
    保守主义的鼻祖埃德蒙·柏克特别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伙伴关系。他甚至认为这种伙伴关系不仅是当下的,而且是分别向过去与未来延伸的。如果君臣关系比伙伴关系有更多的优越性,那么世界上的君主制国家应该越来越多,共和制的国家应该越来越少。而我们看到的,基于伙伴关系的共和越来越多,君主国越来越少。从君臣主仆到伙伴共和 搭档在投资中的地位 刘军宁 自古以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基本的格局: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的伙伴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上下的君臣关系。伙伴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共和国,在商业上是合伙制。君臣关系的典型在政治上是君主与专制,在商业上是老板独大的公司。与资本、劳动、资源密集的商业活动不同,投资是个智慧密集的事业。世界上最稀缺的就是智慧。智慧的产生和迸发对环境有严格的要求。如果环境稍有不适,智慧就会选择冬眠。在投资活动中什么样的人际关系格局有助于智慧最大化呢?是君臣关系,还是伙伴关系?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伙伴关系是基于平等、尊重并彼此给对方充分自由的关系,因而最有助于智慧的迸发与活跃。如果这个看法成立,那么,投资事业与君臣关系是很难相容的。 然而中国几千年专制所留下的君臣观念却导致人们格外排斥伙伴关系。国人中有句广为流传的民谚:一山容不得二虎。这个谚语对中国人的影响至深。在中国的商界,跟在中国的政界一样,流行的观念从来都是一权独大。政界和商界的掌门人都笃信自己就是山中独大的老虎,而且一山绝对容不下第二只虎。即便是武大郎开店也不愿意聘用比自己个子高的。投资者的群体是人类最自负的群体之一,而且他们常常真的有理由自负,不认为自己需要搭档。这种独大的心态,与投资的事业是很不相容的。 在我看来,投资是一个需要搭档、伙伴、合伙的事业。为什么?搭档、伙伴几乎是一切事业成功的关键。保守主义认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是很有限的,每个人对自己的理解都是很有限的。跳芭蕾的人都知道,不凭借镜子,甚至看不清自己的动作,尤其看不见自己动作的缺陷。投资正是像芭蕾这样的精致艺术。而投资者的搭档正是自己的镜子,搭档之间相互为对方提供镜像。借助你的搭档,你更能看清自己,尤其能看清自己的短板。在伙伴关系与团队中,你看清自己,你获得智慧,你平等待人得到尊重,得到帮助、鼓励与安慰。 说到投资事业中伙伴关系的重要性,不能不提到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搭档。1959年,巴菲特和芒格一见如故。在超过半个世纪的交往中,巴菲特与芒格这对黄金组合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资纪录,他们二人不仅是生意的搭档,而且是灵魂的伙伴。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说到底,友谊是一个伙伴关系。(Friendship is essentially a
    伙伴关系是一种择优关系,君臣关系是一种择劣关系。伙伴关系激发各种优秀的品质,而君臣关系只能塑造愚忠和背叛。在伙伴关系中,合伙人通常倾向于选择与自己品行、能力同等优秀、甚至更优秀的搭档在一起共事,并相互充分信任。所谓,“我只与我信任的、仰慕的、喜欢的人谈生意、做搭档。”在君臣关系中,以老大自居者动机上想选择能力强的贤臣,但现实中绝对不允许超过自己,结果越择越劣,就像历史上的那些王朝一样,最后崩盘。 
    投资的事业在本质上是基于平等伙伴关系,而非上下君臣关系的事业。如果巴菲特是霸王老板,如果芒格是三孙子,是不会有伯克夏这个投资奇迹的。在投资界,合伙制是日益流行的组织形式。合伙制私募是国内最新的范例。在熟知了这个二人组的故事之后,中国应该有不少投资者羡慕巴菲特有那样一个好搭档,继而开始盘算如何找到自己的巴菲特或芒格。我推测,中国肯定会有更多投资者在寻找自己的芒格。相对而言,中国的巴菲特应该比芒格多,芒格更稀缺。

发表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2012年4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45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