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民主课堂:怎样才能超越专制王朝的治乱循环?  

2012-04-09 23:21:00|  分类: 共和宪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民主不是阴谋

 

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开明专制行不通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分裂,反而更稳定了。这说明,民主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素质并非前提条件 对于推行民主制度,有这样的一种误会,即:老百姓民主素质太低,暂时不适合民主。 确实,公民的素质对民主政治非常重要。但是只有在民主政治下,臣民才能变成公民。公民素质的真正提高,离不开民主政治。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换言之,要想提高公民的民主素质,必须先有民主实践。 不知道“素质论”者们想过没想过这个问题:中国是文明古国,号称文明从来没中断过,可几千年积累下来,为什么老百姓的素质依然太低呢?许多现代国家的历史才几百年,为什么人家的老百姓素质却比中国国民的素质高呢? 所谓素质,是在特定制度下长期训练养成的。素质低,这是专制制度的结果,没有民主,老百姓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那么,何时才够实现民主? 事实上,传统之下的素质并非民主的障碍,也不构成不需要民主的理由。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从非民主政体走向民主政体的 民主作风不等于民主 应该注意,在日常话语中,民主有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意义上的民主,另一种是工作方法意义上的民主。 我们常说“这个人很民主”,指的是后一层意思,但这种抛开民主制度来说民主作风,意义不大。即使是秦始皇、希特勒,他们在决策时,也不是完全独裁,也会找很多人共同商议,也会倾听不同意见,可你能说他们很民主吗? 在民主制度下,作风不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缺乏制度保障,一切便只能个人的作风来决定,那么就算有民主作风,也靠不住。这才是大问题。用这种靠不住的民主作风,是解决不了制度缺陷的。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即专制出刁民,为什么?因为专制统治扭曲人的精神与行为,迫使人们用非常规的时候来自由行事。专制造成心灵的压抑和挫折,迫使人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权力。当制度有问题时,人们就会走向绝望。 民主不是阴谋 有的人站在极端民族主义立场上,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习外国人的东西,甚至把民主看成是西方人的阴谋,目的是把中国搞乱。 首先,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大乱,可当时还没有西方,这说明,在中国,乱的原因,完全来自内部。 第二,现代民族主义也是西方舶来的概念,中国古代只有天下观,没有国家观,现代的“民族-国家”理论是意大利人朱塞佩·马志尼最早提出的,那么,可不可以说这也是西方的一个阴谋呢?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民间思潮,仍然在思想自由的范围之内。但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再加上少数人推波助澜,它就很容易被恶意误导。历史上,日本和德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都曾走上极端民族主义的歧途,这是前车之鉴。 开明专制行不通 在传统政治中,对开明专制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将其看成是适合当代的解决方案,这种“新权威主义”的思路,显然是历史的倒退。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皇帝越来越不开明了,怎么办?就算等到开明的权威,可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话说民主政治:怎样超越治乱循环? 课程介绍: 在中国历史中,存在着一个怪圈,即治乱循环。每当文明达到一定高度、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便会出现动荡,将一切清零。 不论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一代代英雄逝去,可谁也没能真正打破这个怪圈。 今天,虽然民主政治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对于什么是民主政治,不少人仍有认识模糊之处,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文革”那样的“大民主”,岂不乱套了?民主素质低的人这么多,能搞民主吗?实行民主政治,会不会带来社会动荡?民主是西方的东西,谈民主是不是崇洋媚外? 对于现代民主,人类已思考了几百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希望刘军宁先生的这堂课,能帮助大家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去思考民主问题。 自由与责任不可分 在现代政治中,民主与自由紧密联系,两个概念需放在一起理解。具体来说,自由是民主的基础,而民主为自由提供保障,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实现最大化的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呢?在现代社会,自由是指除受良善之法禁止之外的一切事务,公民都有权自主做出决定,但要注意两点: 首先,自由与责任不可分,你拥有什么权利,别人就拥有同样的权利,个人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道义等责任。自由不等于放肆,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例如说,任何人都没有杀人越货的自由。 其次,自由与权利不可分,任何人只能在有权支配的地方行使自由,比如大字报,你可以在家里贴,但不能在公共场所任意张贴。 民主不是选圣人 按洛克的观点,政府的建立与运行必须得到公民的自愿的同意。执政的权力来自公民。所谓民主政治,就是公民通过定期的自由选举授权一些人来管理公共事务。 许多人对公共事务不关心,觉得与己无关,谁管都一样。其实不然,即使是在帝制时代,开明的皇帝与昏君之间,也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古以来,特别期盼圣人明君,然而,期盼了两千多年,真的出现过一个完美的、不让人失望的圣人吗?事实上,就算出现了这样的圣人,他的寿命有限,死了怎么办?他的接班人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人们没有选择权,那就只能忍耐。 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在于它也许选不出圣人来,但它提供了赶走坏人的制度。 是谁带来的混乱 在一些国家,确实出现过议员打架、百姓对立的事,有人担心:民主会带来混乱。这个看法是错误的。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次大乱,哪次是民主造成的呢?都是因为不民主才混乱。不民主,人们的自由就没有保证,社会就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对稳定构成威胁,历朝历代,统治者想尽办法来维持稳定,可最终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应正确看待民主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纷争,议员打架、百姓争论,可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利益,而不是不反对民主政治本身。在民主政治初期,议会中出现肢体冲突,恰恰说明议会所审议的议题非常重要,议员们非常在意。打架总比睡觉好。再说,这些吵闹、肢体冲突只发生在特定场合,社会不仅没有动荡、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社会是在不断发展的,在社会与新权威的竞赛中,如果新权威不能及时解决问题,社会难道要停下来等他? 有人认为,传统社会里,个人也有自由,所以不必非民主政治不可。这其实是混淆了事实自由和法理自由之间的区别。 现代人说的自由,是法律保障的自由,一个小偷在没被抓住前,可以任意偷东西,但我们能说他享有盗窃的自由吗?即便在开明专制下,没有法律保障,事实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红楼梦里贾府的命运就是一个典型。当穿靴戴帽的贼闯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自由之路在每个人脚下 民主与专制,是两种不同的统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专制主义主张顺从,要求人们听皇帝话,跟政府走,绝对服从,认为这是稳定的基础;而民主主义则认为统治者是为公民服务的,执政者应该听民众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千年中,统治者一直认为只要民众一心服从,社会就会变好。民众也不断地无条件服从过,但是中国仍然在治乱循环的怪圈里打转。 所以,上述种种原因,构成了现实的大环境,这让不少人产生了绝望情绪,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绝望来治疗绝望。 改变大环境,坐等是等不来的,最好的办法是从可以争取的地方去争取,一点一滴做起,努力越多,希望就越大,越多人参与进来,就越可能避免集体悲剧的结果。 陈辉整理 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著名学者,代表作有《民主、共和、宪政》、《保守主义》、《权力现象》等。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原文刊登于《北京晨报》2012年3月18日 http://www.morningpost.com.cn/bjcb/html/2012-03/18/content_149808.htm

  评论这张
 
阅读(833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