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2012-12-21 20:06:00|  分类: 自由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获得正式的承认。无论体制的性质如何,自由主义的正式存在,都离不开代表体制的官方媒体、体制内掌权者、高校教材的正式承认。自由主义必须正式进入媒体、进入课堂、进入中国的正史。如果中国自由主义继续被拒绝承认,改正的责任不在自由主义的一方。中国自由主义并不需要被赞扬,但必须被正视。如果官方继续批判、敌视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作为抨击的对象,这就说明,自由主义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生存状态,或者说,还没有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二步是,实现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曾出现过以严复、胡适等为代表的自由派和自由主义思潮。但是,在中国从未出现过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结盟的先例。我不知道有哪些民营企业家公开地站在胡适的身边甚至身后。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自由主义一直处在孤立状态,没有得到任何社会力量,包括工商阶层的实质性的支持。没有这样的结盟,就保守不住已有的自由,更遑论拓展出更大的自由空间。后来的中国历史也验证了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事业并不仅仅是自由主义思想者个人的事业,而是所有追求自由者的事业。市场是个人自由最密集的地方。凡是在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必然有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性,取决于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盟,而且这种结合必须是双方内在需求的结合。在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实质,并不是工商阶层以何种方式给予自由派多少可计量的支持,而是工商精英是否表达确定的政治立场和态度,是否秉持自由主义关于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基本立场。如果自由主义没有未来,市场经济与企业家阶层也很难有未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不论有多少的畏惧,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三步是,向全社会呈现系统的自由主义政治立场与政策纲领。中国的自由主义还肩负着设计中国未来制度平台的重任,担负着为社会中的每一个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的职责。象牙塔里有自由主义的纯学问,但是,自由主义本身却是高度实践性的。自由主义的出现是为了在现实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落实、保障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满足在象牙塔里钻故纸堆的个人学术兴趣。如果自由主义的立场与主张,不能转化为系统的中国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刘军宁
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非正式登场,至今已经有约二十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它一直处于亚正式的生存状态。一个试图在中国寻找自由主义的人,在餐桌上、微博上、沙龙讲座中、学术文章里都能够很容易地与中国自由主义碰面。但是,在执政党的决议与文件里、领导人的讲话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党媒官媒里、在官方的高校教材里,则见不到中国自由主义的踪迹,即使出现,也是作为批判对象。
    然而2012年以来,似乎出现了一些难以捉摸的变化。一方面自由主义圈子内部有人断言,中国的自由主义出现颓势,已处于尴尬境地,正在被边缘化。另一方面,在自由主义圈子的外部,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迹象。一向视自由派为敌的最高党媒,居然公开呼吁自由派应该在中国的社会团结方面所有建树。这个信息似乎是要给自由派施加一定的社会压力。但是施加压力的前提必须是承认并正视施压对象的存在。最高党媒以非批判的口吻承认自由派的存在及其可能的作用,这似乎是党媒创办以来的第一次。无独有偶,党内的高官在上任之初没有推荐任何马列著作,而是推荐一位古典自由主义大家的重磅著作。有人猜测,这样的态势或许不仅是允许给自由主义上户口,而且有邀请自由主义加入圆桌会议的趋势。有人甚至在微博惊问:难道中国自由主义要成为主流吗?我个人不想对最近的态势做过多的解读。我既不担心自由主义或出现颓势或被边缘化,也不认为很快会有自由派参加的圆桌会议。我以为,值得关心的不仅是中国自由主义的今天,而且是自由主义的明天。
    在评估自由主义的明天之前,我想说说什么是自由主义与自由派。我倾向于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理解和界定自由主义与自由派。所谓的自由派,是指在当今的中国那些认同并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人士;而所谓的自由主义立场,我指的是,认同个人的自由与权利、宪政民主、共和法治、有限政府、市场经济和多元文化,以建立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三位一体的文明社会为目标。凡是持这一自由主义立场的人士,无关左右,都在我理解的自由派范围之列。
    如果说,今天的中国自由主义是一种亚正式的生存,那么,中国自由主义的明天会如何?自由主义的未来到底在哪里?自由主义在中国会成为主流吗?要回答这些问题,我认为,自由主义在中国未来必须要迈出以下四大步。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获得正式的承认。无论体制的性质如何,自由主义的正式存在,都离不开代表体制的官方媒体、体制内掌权者、高校教材的正式承认。自由主义必须正式进入媒体、进入课堂、进入中国的正史。如果中国自由主义继续被拒绝承认,改正的责任不在自由主义的一方。中国自由主义并不需要被赞扬,但必须被正视。如果官方继续批判、敌视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作为抨击的对象,这就说明,自由主义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生存状态,或者说,还没有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
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二步是,实现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曾出现过以严复、胡适等为代表的自由派和自由主义思潮。但是,在中国从未出现过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结盟的先例。我不知道有哪些民营企业家公开地站在胡适的身边甚至身后。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自由主义一直处在孤立状态,没有得到任何社会力量,包括工商阶层的实质性的支持。没有这样的结盟,就保守不住已有的自由,更遑论拓展出更大的自由空间。后来的中国历史也验证了这一点。
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获得正式的承认。无论体制的性质如何,自由主义的正式存在,都离不开代表体制的官方媒体、体制内掌权者、高校教材的正式承认。自由主义必须正式进入媒体、进入课堂、进入中国的正史。如果中国自由主义继续被拒绝承认,改正的责任不在自由主义的一方。中国自由主义并不需要被赞扬,但必须被正视。如果官方继续批判、敌视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作为抨击的对象,这就说明,自由主义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生存状态,或者说,还没有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二步是,实现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曾出现过以严复、胡适等为代表的自由派和自由主义思潮。但是,在中国从未出现过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结盟的先例。我不知道有哪些民营企业家公开地站在胡适的身边甚至身后。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自由主义一直处在孤立状态,没有得到任何社会力量,包括工商阶层的实质性的支持。没有这样的结盟,就保守不住已有的自由,更遑论拓展出更大的自由空间。后来的中国历史也验证了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事业并不仅仅是自由主义思想者个人的事业,而是所有追求自由者的事业。市场是个人自由最密集的地方。凡是在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必然有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性,取决于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盟,而且这种结合必须是双方内在需求的结合。在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实质,并不是工商阶层以何种方式给予自由派多少可计量的支持,而是工商精英是否表达确定的政治立场和态度,是否秉持自由主义关于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基本立场。如果自由主义没有未来,市场经济与企业家阶层也很难有未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不论有多少的畏惧,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三步是,向全社会呈现系统的自由主义政治立场与政策纲领。中国的自由主义还肩负着设计中国未来制度平台的重任,担负着为社会中的每一个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的职责。象牙塔里有自由主义的纯学问,但是,自由主义本身却是高度实践性的。自由主义的出现是为了在现实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落实、保障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满足在象牙塔里钻故纸堆的个人学术兴趣。如果自由主义的立场与主张,不能转化为系统的    自由主义的事业并不仅仅是自由主义思想者个人的事业,而是所有追求自由者的事业。市场是个人自由最密集的地方。凡是在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必然有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性,取决于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盟,而且这种结合必须是双方内在需求的结合。在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实质,并不是工商阶层以何种方式给予自由派多少可计量的支持,而是工商精英是否表达确定的政治立场和态度,是否秉持自由主义关于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基本立场。如果自由主义没有未来,市场经济与企业家阶层也很难有未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不论有多少的畏惧,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三步是,向全社会呈现系统的自由主义政治立场与政策纲领。中国的自由主义还肩负着设计中国未来制度平台的重任,担负着为社会中的每一个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的职责。象牙塔里有自由主义的纯学问,但是,自由主义本身却是高度实践性的。自由主义的出现是为了在现实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落实、保障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满足在象牙塔里钻故纸堆的个人学术兴趣。如果自由主义的立场与主张,不能转化为系统的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制度设计与政策立场,如果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针对中国的每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提供自己的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样的自由主义就没有未来。 中国自由主义的第四步是,秉持自由主义立场的自由派作为政治力量独立登上政治舞台。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取决于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的三边互动与良性合作。如果说第三步是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话,那么第四步则是中国自由主义与政治精英的结盟。中国自由主义的前景,如果说过去与当下还是个理论与启蒙的问题,那么在未来,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更取决于自由派的行动力,取决于自由派政治家的出现,取决于自由主义的思想精英、社会工商精英与政治精英的三方结盟。最终则体现为自由主义政治团体的出现。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正式登上了中国的社会政治舞台。至此,可以说,中国自由主义有了历史性的突破。至此,可以说,一个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个人自由的中国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我不能预测中国自由主义迈出上述四步的具体时间,但是,我相信,中国自由主义一定会迈出这四步。迈出这四步,自由主义自然就有了明天,中国也就有了未来!
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获得正式的承认。无论体制的性质如何,自由主义的正式存在,都离不开代表体制的官方媒体、体制内掌权者、高校教材的正式承认。自由主义必须正式进入媒体、进入课堂、进入中国的正史。如果中国自由主义继续被拒绝承认,改正的责任不在自由主义的一方。中国自由主义并不需要被赞扬,但必须被正视。如果官方继续批判、敌视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作为抨击的对象,这就说明,自由主义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生存状态,或者说,还没有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二步是,实现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曾出现过以严复、胡适等为代表的自由派和自由主义思潮。但是,在中国从未出现过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结盟的先例。我不知道有哪些民营企业家公开地站在胡适的身边甚至身后。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自由主义一直处在孤立状态,没有得到任何社会力量,包括工商阶层的实质性的支持。没有这样的结盟,就保守不住已有的自由,更遑论拓展出更大的自由空间。后来的中国历史也验证了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事业并不仅仅是自由主义思想者个人的事业,而是所有追求自由者的事业。市场是个人自由最密集的地方。凡是在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必然有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性,取决于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盟,而且这种结合必须是双方内在需求的结合。在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实质,并不是工商阶层以何种方式给予自由派多少可计量的支持,而是工商精英是否表达确定的政治立场和态度,是否秉持自由主义关于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基本立场。如果自由主义没有未来,市场经济与企业家阶层也很难有未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不论有多少的畏惧,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三步是,向全社会呈现系统的自由主义政治立场与政策纲领。中国的自由主义还肩负着设计中国未来制度平台的重任,担负着为社会中的每一个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的职责。象牙塔里有自由主义的纯学问,但是,自由主义本身却是高度实践性的。自由主义的出现是为了在现实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落实、保障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满足在象牙塔里钻故纸堆的个人学术兴趣。如果自由主义的立场与主张,不能转化为系统的

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一步是,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获得正式的承认。无论体制的性质如何,自由主义的正式存在,都离不开代表体制的官方媒体、体制内掌权者、高校教材的正式承认。自由主义必须正式进入媒体、进入课堂、进入中国的正史。如果中国自由主义继续被拒绝承认,改正的责任不在自由主义的一方。中国自由主义并不需要被赞扬,但必须被正视。如果官方继续批判、敌视自由主义,把自由主义作为抨击的对象,这就说明,自由主义还没有进入正式的生存状态,或者说,还没有结束亚正式的生存状态。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二步是,实现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曾出现过以严复、胡适等为代表的自由派和自由主义思潮。但是,在中国从未出现过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结盟的先例。我不知道有哪些民营企业家公开地站在胡适的身边甚至身后。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自由主义一直处在孤立状态,没有得到任何社会力量,包括工商阶层的实质性的支持。没有这样的结盟,就保守不住已有的自由,更遑论拓展出更大的自由空间。后来的中国历史也验证了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事业并不仅仅是自由主义思想者个人的事业,而是所有追求自由者的事业。市场是个人自由最密集的地方。凡是在自由主义与市场经济发达的地方,必然有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自由主义的现实可行性,取决于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盟,而且这种结合必须是双方内在需求的结合。在中国,自由主义与工商精英结盟的实质,并不是工商阶层以何种方式给予自由派多少可计量的支持,而是工商精英是否表达确定的政治立场和态度,是否秉持自由主义关于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多元的基本立场。如果自由主义没有未来,市场经济与企业家阶层也很难有未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不论有多少的畏惧,自由主义与市场力量的结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中国自由主义要走的第三步是,向全社会呈现系统的自由主义政治立场与政策纲领。中国的自由主义还肩负着设计中国未来制度平台的重任,担负着为社会中的每一个议题提供思想资源与解决方案的职责。象牙塔里有自由主义的纯学问,但是,自由主义本身却是高度实践性的。自由主义的出现是为了在现实社会中的方方面面落实、保障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满足在象牙塔里钻故纸堆的个人学术兴趣。如果自由主义的立场与主张,不能转化为系统的
原文刊登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此处为原稿
  评论这张
 
阅读(632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