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2011-08-30 23:01:00|  分类: 资本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离出价值。价值在估值过程中显现,即投资者赋予它以价值。一个投资对象,你认为它值多少,对你而言,它就值多少。从这种意义上讲,价值看似在投资对象里面,实际上它在投资者的心里面。正因为如此,同样的东西,人们赋予的或认可的价值可能完全不同。其背后正是估值的标准不同,而这些标准完全是由估值者主观认定的。一加仑的清水,对于戈壁上行走的人,与对守着水龙头的人,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说,对特定投资对象中的价值,有多少个投资者,就有多少种看法。而且每位投资者对这一价值的看法也常常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由于价值具有上述的神秘属性,投资者在对待价值时特别容易犯两种类型的错误。第一种类型的错误就是把价格当做价值。 在市场中,价值与价格之间常常被划上等号,价格被公认是价值的度量单位。在市场中,用价格来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是最稳妥、最有效的办法。看清价格比看清价值要容易很多。在市场上,一个人若要查看任何一件东西,一只股票也罢,一块牛排也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价格。尤其是股票,除了代码,就是价格。你连股票的成色、品相都看不到。所以,价格随处可见,价值却藏于无形。于是,价格常常就被当做价值,一分钱不多,一分钱也不少。但是,价格是价格,价值是价值。价格不等于价值。 即使价格与价值偶尔重合,并以价格的形式显现出来,你要看到的仍然是那个视之不见的价值,而不是价签上的数字。价格要求你注重市场行情,价值要求你注重企业自身。对价格变化的注重,造就了阅读蜡烛图的行家;对企业的生意的关注,造就了发现价值的行家。无怪乎格雷厄姆说,以生意经为投资经的投资才是最成功的(Investment is most successful when it is most businesslike.)。所以,格雷厄姆也以鄙视市场先生著称。而市场先生的工作就是每天向投资者报出价格。以价格为价值,每天跟着行情随波逐流,必然造成投资者行为短期化,以投机代替投资,以抓住价格代替抓住价值,每天以价格上涨喜,以下跌悲,结果反而错过了真正的价值。 价格就像那天边的残云,价值就像那远处的树林。投资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误以为天边的残云是眼前的树林。 投资者最容易犯的与价值有关的第二种类型错误是疑邻窃斧式的错误。由于价值具有很强的主观认定性,一些投资者就完全按自己的偏好任意高估投资对象的价值,并且像在《列子》的典故中所说的那样,只寻找或接受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说说价格与价值 刘军宁 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尔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 《列子·说符》 上一篇关于“价值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一文刊出之后,一些读者抱怨说,对价值自身的探讨太抽象,而且没有实用价值,不能作为实战的指导。这样的抱怨是有道理的。有关价值的哲学讨论,距离具体的投资实践都很远。同时,需要向读者说明的是,我写有关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文章,其本意是要探讨投资背后的重大观念问题以及投资活动的道德基础,不是为从事实战的投资者提供具体的方法指导。请读者朋友明察。 回到主题。这两天我再次翻阅《道德经》,再次看到了老子对天道的描述。老子说,天道这个东西:你想看看不见,想听听不到,想摸摸不着,没有边际、没有形状。在它对面,你看不见它的脑袋,在它身后,你看不见它的尾巴。它是什么模样,你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 我觉得,把老子这番话用于对价值的描述一点都不差。价值这个东西,谁亲眼见到过,亲耳听到过,亲手摸到过?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碗口大,还是笆斗大?你见过它的头,追过它的尾吗?可以肯定,再高明的价值投资者对上面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但是,能够因为答不上这些问题,就因此认为去发现天道或价值没有意义吗?就连孔子也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去贬低天道,而是发出了这样的的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投资者应该向孔子学习,不能因价值这个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想不明白、难以发现、难以言表,人言人殊,就轻言放弃。跟天道一样,上面描述的价值的这些特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价值就像摆在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看得见、闻得到、摸得着、张口就能吃,那怎么能把投资者们的投资水平区别开来? 跟天道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即价值自己不会说话,需要人们去发现。在现实中,价值总是以价格的形式呈现出来,以至于离开了价格就无法表达价值,而且任何价值都是按价格来交易的。如上所言,价值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水有价值,但是价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为不论你用何种科学实验手段,你都无法在水里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说说价格与价值

刘军宁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说说价格与价值 刘军宁 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尔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 《列子·说符》 上一篇关于“价值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一文刊出之后,一些读者抱怨说,对价值自身的探讨太抽象,而且没有实用价值,不能作为实战的指导。这样的抱怨是有道理的。有关价值的哲学讨论,距离具体的投资实践都很远。同时,需要向读者说明的是,我写有关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文章,其本意是要探讨投资背后的重大观念问题以及投资活动的道德基础,不是为从事实战的投资者提供具体的方法指导。请读者朋友明察。 回到主题。这两天我再次翻阅《道德经》,再次看到了老子对天道的描述。老子说,天道这个东西:你想看看不见,想听听不到,想摸摸不着,没有边际、没有形状。在它对面,你看不见它的脑袋,在它身后,你看不见它的尾巴。它是什么模样,你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 我觉得,把老子这番话用于对价值的描述一点都不差。价值这个东西,谁亲眼见到过,亲耳听到过,亲手摸到过?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碗口大,还是笆斗大?你见过它的头,追过它的尾吗?可以肯定,再高明的价值投资者对上面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但是,能够因为答不上这些问题,就因此认为去发现天道或价值没有意义吗?就连孔子也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去贬低天道,而是发出了这样的的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投资者应该向孔子学习,不能因价值这个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想不明白、难以发现、难以言表,人言人殊,就轻言放弃。跟天道一样,上面描述的价值的这些特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价值就像摆在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看得见、闻得到、摸得着、张口就能吃,那怎么能把投资者们的投资水平区别开来? 跟天道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即价值自己不会说话,需要人们去发现。在现实中,价值总是以价格的形式呈现出来,以至于离开了价格就无法表达价值,而且任何价值都是按价格来交易的。如上所言,价值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水有价值,但是价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为不论你用何种科学实验手段,你都无法在水里

 

分离出价值。价值在估值过程中显现,即投资者赋予它以价值。一个投资对象,你认为它值多少,对你而言,它就值多少。从这种意义上讲,价值看似在投资对象里面,实际上它在投资者的心里面。正因为如此,同样的东西,人们赋予的或认可的价值可能完全不同。其背后正是估值的标准不同,而这些标准完全是由估值者主观认定的。一加仑的清水,对于戈壁上行走的人,与对守着水龙头的人,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说,对特定投资对象中的价值,有多少个投资者,就有多少种看法。而且每位投资者对这一价值的看法也常常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由于价值具有上述的神秘属性,投资者在对待价值时特别容易犯两种类型的错误。第一种类型的错误就是把价格当做价值。 在市场中,价值与价格之间常常被划上等号,价格被公认是价值的度量单位。在市场中,用价格来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是最稳妥、最有效的办法。看清价格比看清价值要容易很多。在市场上,一个人若要查看任何一件东西,一只股票也罢,一块牛排也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价格。尤其是股票,除了代码,就是价格。你连股票的成色、品相都看不到。所以,价格随处可见,价值却藏于无形。于是,价格常常就被当做价值,一分钱不多,一分钱也不少。但是,价格是价格,价值是价值。价格不等于价值。 即使价格与价值偶尔重合,并以价格的形式显现出来,你要看到的仍然是那个视之不见的价值,而不是价签上的数字。价格要求你注重市场行情,价值要求你注重企业自身。对价格变化的注重,造就了阅读蜡烛图的行家;对企业的生意的关注,造就了发现价值的行家。无怪乎格雷厄姆说,以生意经为投资经的投资才是最成功的(Investment is most successful when it is most businesslike.)。所以,格雷厄姆也以鄙视市场先生著称。而市场先生的工作就是每天向投资者报出价格。以价格为价值,每天跟着行情随波逐流,必然造成投资者行为短期化,以投机代替投资,以抓住价格代替抓住价值,每天以价格上涨喜,以下跌悲,结果反而错过了真正的价值。 价格就像那天边的残云,价值就像那远处的树林。投资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误以为天边的残云是眼前的树林。 投资者最容易犯的与价值有关的第二种类型错误是疑邻窃斧式的错误。由于价值具有很强的主观认定性,一些投资者就完全按自己的偏好任意高估投资对象的价值,并且像在《列子》的典故中所说的那样,只寻找或接受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说说价格与价值 刘军宁 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尔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 《列子·说符》 上一篇关于“价值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一文刊出之后,一些读者抱怨说,对价值自身的探讨太抽象,而且没有实用价值,不能作为实战的指导。这样的抱怨是有道理的。有关价值的哲学讨论,距离具体的投资实践都很远。同时,需要向读者说明的是,我写有关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文章,其本意是要探讨投资背后的重大观念问题以及投资活动的道德基础,不是为从事实战的投资者提供具体的方法指导。请读者朋友明察。 回到主题。这两天我再次翻阅《道德经》,再次看到了老子对天道的描述。老子说,天道这个东西:你想看看不见,想听听不到,想摸摸不着,没有边际、没有形状。在它对面,你看不见它的脑袋,在它身后,你看不见它的尾巴。它是什么模样,你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 我觉得,把老子这番话用于对价值的描述一点都不差。价值这个东西,谁亲眼见到过,亲耳听到过,亲手摸到过?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碗口大,还是笆斗大?你见过它的头,追过它的尾吗?可以肯定,再高明的价值投资者对上面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但是,能够因为答不上这些问题,就因此认为去发现天道或价值没有意义吗?就连孔子也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去贬低天道,而是发出了这样的的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投资者应该向孔子学习,不能因价值这个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想不明白、难以发现、难以言表,人言人殊,就轻言放弃。跟天道一样,上面描述的价值的这些特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价值就像摆在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看得见、闻得到、摸得着、张口就能吃,那怎么能把投资者们的投资水平区别开来? 跟天道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即价值自己不会说话,需要人们去发现。在现实中,价值总是以价格的形式呈现出来,以至于离开了价格就无法表达价值,而且任何价值都是按价格来交易的。如上所言,价值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水有价值,但是价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为不论你用何种科学实验手段,你都无法在水里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尔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
                                      《列子·说符》

支持自己判断的证据,甚至把任何相关的现象都看成是支持自己价值判断的证据,完全无视并拒绝那些不支持自己的判断的证据。一些学者把这种现象称作Confirmation Trap。 这种错误的性质,相当于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犯这种错误有个独特的好处,就是由于自己断定自己得到了西施,所以心情特别好,至少在发现她不是西施之前心情都很好。这种错误的坏处是用得到西施的成本往往得到的是东施,结果是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 一些投资者由于自己在情感上喜欢某只股票、某个公司或某个投资项目,怎么看怎么都心生欢喜,就会寻找各种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这个看法,认为自己完全了解这个对象并得出正确的判断。我们只是以为自己知道,其实可能并不知道;我们以为自己知道的,通常多于自己实际知道的。 给投资对象估值,就像审美活动一样,很容易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错误。但是,很显然,并不是每个情人都是西施。最糟的是以西施般的价格获得东施般的价值。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赞同性的证据比否定性的证据更让人兴奋,这是人类改不了的错误。所以,保守主义投资哲学在这里正好派上用场。它告诫,假如你发现了貌似西施的投资对象,不要过于兴奋,反而要格外审慎,多重验证;做判断时要保守、不要激进。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所致力于的,正是如何以东施般的价格获得西施般的价值。 发表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上一篇关于“价值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一文刊出之后,一些读者抱怨说,对价值自身的探讨太抽象,而且没有实用价值,不能作为实战的指导。这样的抱怨是有道理的。有关价值的哲学讨论,距离具体的投资实践都很远。同时,需要向读者说明的是,我写有关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文章,其本意是要探讨投资背后的重大观念问题以及投资活动的道德基础,不是为从事实战的投资者提供具体的方法指导。请读者朋友明察。
    回到主题。这两天我再次翻阅《道德经》,再次看到了老子对天道的描述。老子说,天道这个东西:你想看看不见,想听听不到,想摸摸不着,没有边际、没有形状。在它对面,你看不见它的脑袋,在它身后,你看不见它的尾巴。它是什么模样,你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支持自己判断的证据,甚至把任何相关的现象都看成是支持自己价值判断的证据,完全无视并拒绝那些不支持自己的判断的证据。一些学者把这种现象称作Confirmation Trap。 这种错误的性质,相当于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犯这种错误有个独特的好处,就是由于自己断定自己得到了西施,所以心情特别好,至少在发现她不是西施之前心情都很好。这种错误的坏处是用得到西施的成本往往得到的是东施,结果是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 一些投资者由于自己在情感上喜欢某只股票、某个公司或某个投资项目,怎么看怎么都心生欢喜,就会寻找各种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这个看法,认为自己完全了解这个对象并得出正确的判断。我们只是以为自己知道,其实可能并不知道;我们以为自己知道的,通常多于自己实际知道的。 给投资对象估值,就像审美活动一样,很容易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错误。但是,很显然,并不是每个情人都是西施。最糟的是以西施般的价格获得东施般的价值。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赞同性的证据比否定性的证据更让人兴奋,这是人类改不了的错误。所以,保守主义投资哲学在这里正好派上用场。它告诫,假如你发现了貌似西施的投资对象,不要过于兴奋,反而要格外审慎,多重验证;做判断时要保守、不要激进。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所致力于的,正是如何以东施般的价格获得西施般的价值。 发表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我觉得,把老子这番话用于对价值的描述一点都不差。价值这个东西,谁亲眼见到过,亲耳听到过,亲手摸到过?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碗口大,还是笆斗大?你见过它的头,追过它的尾吗?可以肯定,再高明的价值投资者对上面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但是,能够因为答不上这些问题,就因此认为去发现天道或价值没有意义吗?就连孔子也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去贬低天道,而是发出了这样的的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投资者应该向孔子学习,不能因价值这个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想不明白、难以发现、难以言表,人言人殊,就轻言放弃。跟天道一样,上面描述的价值的这些特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价值就像摆在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看得见、闻得到、摸得着、张口就能吃,那怎么能把投资者们的投资水平区别开来?
    跟天道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即价值自己不会说话,需要人们去发现。在现实中,价值总是以价格的形式呈现出来,以至于离开了价格就无法表达价值,而且任何价值都是按价格来交易的。如上所言,价值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水有价值,但是价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为不论你用何种科学实验手段,你都无法在水里分离出价值。价值在估值过程中显现,即投资者赋予它以价值。一个投资对象,你认为它值多少,对你而言,它就值多少。从这种意义上讲,价值看似在投资对象里面,实际上它在投资者的心里面。正因为如此,同样的东西,人们赋予的或认可的价值可能完全不同。其背后正是估值的标准不同,而这些标准完全是由估值者主观认定的。一加仑的清水,对于戈壁上行走的人,与对守着水龙头的人,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说,对特定投资对象中的价值,有多少个投资者,就有多少种看法。而且每位投资者对这一价值的看法也常常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由于价值具有上述的神秘属性,投资者在对待价值时特别容易犯两种类型的错误。第一种类型的错误就是把价格当做价值。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东施般的价格 西施般的价值 说说价格与价值 刘军宁 人有亡斧者,意其邻之子,视其行步,窃斧也,颜色,窃斧也,言语,窃斧也,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斧也,俄尔掘其谷而得其斧。他日复见其邻之子,动作态度,无似窃斧者。 《列子·说符》 上一篇关于“价值在价值投资中的地位”一文刊出之后,一些读者抱怨说,对价值自身的探讨太抽象,而且没有实用价值,不能作为实战的指导。这样的抱怨是有道理的。有关价值的哲学讨论,距离具体的投资实践都很远。同时,需要向读者说明的是,我写有关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文章,其本意是要探讨投资背后的重大观念问题以及投资活动的道德基础,不是为从事实战的投资者提供具体的方法指导。请读者朋友明察。 回到主题。这两天我再次翻阅《道德经》,再次看到了老子对天道的描述。老子说,天道这个东西:你想看看不见,想听听不到,想摸摸不着,没有边际、没有形状。在它对面,你看不见它的脑袋,在它身后,你看不见它的尾巴。它是什么模样,你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 我觉得,把老子这番话用于对价值的描述一点都不差。价值这个东西,谁亲眼见到过,亲耳听到过,亲手摸到过?是圆的,还是扁的?是碗口大,还是笆斗大?你见过它的头,追过它的尾吗?可以肯定,再高明的价值投资者对上面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但是,能够因为答不上这些问题,就因此认为去发现天道或价值没有意义吗?就连孔子也答不上来这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去贬低天道,而是发出了这样的的感慨:朝闻道,夕死可矣!投资者应该向孔子学习,不能因价值这个东西让人看不明白、想不明白、难以发现、难以言表,人言人殊,就轻言放弃。跟天道一样,上面描述的价值的这些特性,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价值就像摆在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看得见、闻得到、摸得着、张口就能吃,那怎么能把投资者们的投资水平区别开来? 跟天道还有一个相似之处,即价值自己不会说话,需要人们去发现。在现实中,价值总是以价格的形式呈现出来,以至于离开了价格就无法表达价值,而且任何价值都是按价格来交易的。如上所言,价值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水有价值,但是价值似乎又不在水里。因为不论你用何种科学实验手段,你都无法在水里
    在市场中,价值与价格之间常常被划上等号,价格被公认是价值的度量单位。在市场中,用价格来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是最稳妥、最有效的办法。看清价格比看清价值要容易很多。在市场上,一个人若要查看任何一件东西,一只股票也罢,一块牛排也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价格。尤其是股票,除了代码,就是价格。你连股票的成色、品相都看不到。所以,价格随处可见,价值却藏于无形。于是,价格常常就被当做价值,一分钱不多,一分钱也不少。但是,价格是价格,价值是价值。价格不等于价值。
    即使价格与价值偶尔重合,并以价格的形式显现出来,你要看到的仍然是那个视之不见的价值,而不是价签上的数字。价格要求你注重市场行情,价值要求你注重企业自身。对价格变化的注重,造就了阅读蜡烛图的行家;对企业的生意的关注,造就了发现价值的行家。无怪乎格雷厄姆说,以生意经为投资经的投资才是最成功的(Investment is most successful when it is most businesslike.)。所以,格雷厄姆也以鄙视市场先生著称。而市场先生的工作就是每天向投资者报出价格。以价格为价值,每天跟着行情随波逐流,必然造成投资者行为短期化,以投机代替投资,以抓住价格代替抓住价值,每天以价格上涨喜,以下跌悲,结果反而错过了真正的价值。
    价格就像那天边的残云,价值就像那远处的树林。投资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误以为天边的残云是眼前的树林。
    投资者最容易犯的与价值有关的第二种类型错误是疑邻窃斧式的错误。由于价值具有很强的主观认定性,一些投资者就完全按自己的偏好任意高估投资对象的价值,并且像在《列子》的典故中所说的那样,只寻找或接受支持自己判断的证据,甚至把任何相关的现象都看成是支持自己价值判断的证据,完全无视并拒绝那些不支持自己的判断的证据。一些学者把这种现象称作Confirmation Trap。
    这种错误的性质,相当于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犯这种错误有个独特的好处,就是由于自己断定自己得到了西施,所以心情特别好,至少在发现她不是西施之前心情都很好。这种错误的坏处是用得到西施的成本往往得到的是东施,结果是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
    一些投资者由于自己在情感上喜欢某只股票、某个公司或某个投资项目,怎么看怎么都心生欢喜,就会寻找各种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这个看法,认为自己完全了解这个对象并得出正确的判断。我们只是以为自己知道,其实可能并不知道;我们以为自己知道的,通常多于自己实际知道的。
    给投资对象估值,就像审美活动一样,很容易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错误。但是,很显然,并不是每个情人都是西施。最糟的是以西施般的价格获得东施般的价值。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赞同性的证据比否定性的证据更让人兴奋,这是人类改不了的错误。所以,保守主义投资哲学在这里正好派上用场。它告诫,假如你发现了貌似西施的投资对象,不要过于兴奋,反而要格外审慎,多重验证;做判断时要保守、不要激进。保守主义投资哲学所致力于的,正是如何以东施般的价格获得西施般的价值。

 

发表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评论这张
 
阅读(1111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