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2011-02-23 23:18:00|  分类: 天堂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性的基础上,这样的政治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暴力与恐怖。惟有公民国家的制度之善才能引导权力之善和人性之善,使天道畅行于神州大地。 孔子:什么样的政治理想最符合人性?越务实越现实越符合人性? 老子:任何一种政治、法律制度的安排都是以对人性的某种假设为前提,而对人性所抱持的不同观点将直接关系到人们对各种制度一种必要性的判断,对制度创设模式的选择和判断,也关系到对制度正当性的论证。对任何政治制度而言,人的本性、人的尊严都不可侵犯,人的价值不能贬低,人的自由不能践踏。符合天道的政治制度,一定要慎待人性,善待人性,不能拿人性开刀、做实验,不要动改变人性、改造人性的念头,不要把人性当作可以任意铸造的铁水,任意涂抹的白纸。人性中有积极的一面,人性中还有负面的东西。符合天道的制度构建要求一种力量的平衡,既能发挥人类尊严和理性的作用,同时又能抑制住人类的罪恶与堕落。 天道章句之二十四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踮起脚跟,反而不能久站; 劈腿跨步,反而不能远行。 统治者们: 你们自逞已见,反而见识不高。 你们自以为是,反而看不分明。 你们自我夸耀,反而未必有功。 你们自高自大,反而不配当头。 从道的角度看, 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就像是剩饭赘肉, 人人都会厌恶, 所以有道的人决不这样做。 商务周刊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刘军宁

 

孔子:我一直有个偏见。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任何制度都是人制定的,并且要由人来操作。所以,我同意,制度问题很重要,但是它不比人更重要。
老子:你这么一说,我们俩的分歧就立刻显现出来了。我并不认为制度是人制定的,我也不认为制度是可以由人,尤其是统治者,任意操作的。相反,真正的制度是天道的一部分,是超验的道德秩序的制度化。这些制度是人发现的,是人在服从这些制度的前提下来运行的。错误的制度才是人制定的。如果有人无视天道和超验的道德秩序来任意地制定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是伪制度。纯粹的人为就是伪。汉字对此讲的很清楚。政治制度不仅与天道有关,而且还与人性有关。

 

,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

孔子:还与人性有关?我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政治制度与人性有什么关系呢?
老子:天道、人性、制度三者是交织一起的。合乎天道的政治制度,必须从两个方面回应人性:第一,任何政治制度,不能让人去做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政治制度不能调动人性中坏的东西、恶的东西,如仇恨、嫉妒、暴力倾向、非理性、残忍等等。煽动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仇恨,鼓励人们无休止地进行政治恶斗的制度就是最坏的政治制度。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是行不通的。如果强制推行,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人间的惨祸。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刘军宁 孔子:我一直有个偏见。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任何制度都是人制定的,并且要由人来操作。所以,我同意,制度问题很重要,但是它不比人更重要。 老子:你这么一说,我们俩的分歧就立刻显现出来了。我并不认为制度是人制定的,我也不认为制度是可以由人,尤其是统治者,任意操作的。相反,真正的制度是天道的一部分,是超验的道德秩序的制度化。这些制度是人发现的,是人在服从这些制度的前提下来运行的。错误的制度才是人制定的。如果有人无视天道和超验的道德秩序来任意地制定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是伪制度。纯粹的人为就是伪。汉字对此讲的很清楚。政治制度不仅与天道有关,而且还与人性有关。 孔子:还与人性有关?我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政治制度与人性有什么关系呢? 老子:天道、人性、制度三者是交织一起的。合乎天道的政治制度,必须从两个方面回应人性:第一,任何政治制度,不能让人去做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政治制度不能调动人性中坏的东西、恶的东西,如仇恨、嫉妒、暴力倾向、非理性、残忍等等。煽动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仇恨,鼓励人们无休止地进行政治恶斗的制度就是最坏的政治制度。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是行不通的。如果强制推行,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人间的惨祸。 孔子:为什么违反天道的制度行不通?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老子:因为这样的政治制度违背人性,而人性又是由天道赋予给人的。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如同踮脚立正,跨大步快跑一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制度面临危机,稳定也难以维持,最终走向崩溃。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不靠暴力,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进行强制,民众一天也不接受它。因此,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高得出奇。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一种政治体制,你不动用强制手段就不能自立,就要坍塌,这肯定是有违天道、有违人性的制度。最极端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制度是那些放纵最高统治者、不对政治权力施加任何约束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造就专制暴君。 孔子:当然,这样的制度我也反对。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坏处? 老子:专制者为了强迫社会接受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还常常使用说教与强制的办法试图强行改变人性、让非人性的制度得逞,而且确保专制的制度永久不变。企图靠说教与强制来改变人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是最有煽动性的说教,抑或最严酷的法律,都无法改变人性。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人性,反而会放大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建立一切政体与政治制度的出发点永远都是顺应人性,而不是改变人性。违背天道与人性的事情,必然不能持久。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合理的社会政治制度

 

孔子:为什么违反天道的制度行不通?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老子:因为这样的政治制度违背人性,而人性又是由天道赋予给人的。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如同踮脚立正,跨大步快跑一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制度面临危机,稳定也难以维持,最终走向崩溃。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不靠暴力,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进行强制,民众一天也不接受它。因此,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高得出奇。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一种政治体制,你不动用强制手段就不能自立,就要坍塌,这肯定是有违天道、有违人性的制度。最极端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制度是那些放纵最高统治者、不对政治权力施加任何约束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造就专制暴君。

 

孔子:当然,这样的制度我也反对。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坏处?
老子:专制者为了强迫社会接受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还常常使用说教与强制的办法试图强行改变人性、让非人性的制度得逞,而且确保专制的制度永久不变。企图靠说教与强制来改变人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是最有煽动性的说教,抑或最严酷的法律,都无法改变人性。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人性,反而会放大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建立一切政体与政治制度的出发点永远都是顺应人性,而不是改变人性。违背天道与人性的事情,必然不能持久。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合理的社会政治制度,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刘军宁 孔子:我一直有个偏见。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任何制度都是人制定的,并且要由人来操作。所以,我同意,制度问题很重要,但是它不比人更重要。 老子:你这么一说,我们俩的分歧就立刻显现出来了。我并不认为制度是人制定的,我也不认为制度是可以由人,尤其是统治者,任意操作的。相反,真正的制度是天道的一部分,是超验的道德秩序的制度化。这些制度是人发现的,是人在服从这些制度的前提下来运行的。错误的制度才是人制定的。如果有人无视天道和超验的道德秩序来任意地制定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是伪制度。纯粹的人为就是伪。汉字对此讲的很清楚。政治制度不仅与天道有关,而且还与人性有关。 孔子:还与人性有关?我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政治制度与人性有什么关系呢? 老子:天道、人性、制度三者是交织一起的。合乎天道的政治制度,必须从两个方面回应人性:第一,任何政治制度,不能让人去做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政治制度不能调动人性中坏的东西、恶的东西,如仇恨、嫉妒、暴力倾向、非理性、残忍等等。煽动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仇恨,鼓励人们无休止地进行政治恶斗的制度就是最坏的政治制度。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是行不通的。如果强制推行,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人间的惨祸。 孔子:为什么违反天道的制度行不通?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老子:因为这样的政治制度违背人性,而人性又是由天道赋予给人的。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如同踮脚立正,跨大步快跑一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制度面临危机,稳定也难以维持,最终走向崩溃。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不靠暴力,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进行强制,民众一天也不接受它。因此,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高得出奇。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一种政治体制,你不动用强制手段就不能自立,就要坍塌,这肯定是有违天道、有违人性的制度。最极端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制度是那些放纵最高统治者、不对政治权力施加任何约束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造就专制暴君。 孔子:当然,这样的制度我也反对。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坏处? 老子:专制者为了强迫社会接受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还常常使用说教与强制的办法试图强行改变人性、让非人性的制度得逞,而且确保专制的制度永久不变。企图靠说教与强制来改变人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是最有煽动性的说教,抑或最严酷的法律,都无法改变人性。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人性,反而会放大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建立一切政体与政治制度的出发点永远都是顺应人性,而不是改变人性。违背天道与人性的事情,必然不能持久。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合理的社会政治制度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人性的基础上,这样的政治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暴力与恐怖。惟有公民国家的制度之善才能引导权力之善和人性之善,使天道畅行于神州大地。 孔子:什么样的政治理想最符合人性?越务实越现实越符合人性? 老子:任何一种政治、法律制度的安排都是以对人性的某种假设为前提,而对人性所抱持的不同观点将直接关系到人们对各种制度一种必要性的判断,对制度创设模式的选择和判断,也关系到对制度正当性的论证。对任何政治制度而言,人的本性、人的尊严都不可侵犯,人的价值不能贬低,人的自由不能践踏。符合天道的政治制度,一定要慎待人性,善待人性,不能拿人性开刀、做实验,不要动改变人性、改造人性的念头,不要把人性当作可以任意铸造的铁水,任意涂抹的白纸。人性中有积极的一面,人性中还有负面的东西。符合天道的制度构建要求一种力量的平衡,既能发挥人类尊严和理性的作用,同时又能抑制住人类的罪恶与堕落。 天道章句之二十四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踮起脚跟,反而不能久站; 劈腿跨步,反而不能远行。 统治者们: 你们自逞已见,反而见识不高。 你们自以为是,反而看不分明。 你们自我夸耀,反而未必有功。 你们自高自大,反而不配当头。 从道的角度看, 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就像是剩饭赘肉, 人人都会厌恶, 所以有道的人决不这样做。 商务周刊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人性的基础上,这样的政治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暴力与恐怖。惟有公民国家的制度之善才能引导权力之善和人性之善,使天道畅行于神州大地。

 

孔子:什么样的政治理想最符合人性?越务实越现实越符合人性?
老子:任何一种政治、法律制度的安排都是以对人性的某种假设为前提,而对人性所抱持的不同观点将直接关系到人们对各种制度一种必要性的判断,对制度创设模式的选择和判断,也关系到对制度正当性的论证。对任何政治制度而言,人的本性、人的尊严都不可侵犯,人的价值不能贬低,人的自由不能践踏。符合天道的政治制度,一定要慎待人性,善待人性,不能拿人性开刀、做实验,不要动改变人性、改造人性的念头,不要把人性当作可以任意铸造的铁水,任意涂抹的白纸。人性中有积极的一面,人性中还有负面的东西。符合天道的制度构建要求一种力量的平衡,既能发挥人类尊严和理性的作用,同时又能抑制住人类的罪恶与堕落。

 

人性的基础上,这样的政治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暴力与恐怖。惟有公民国家的制度之善才能引导权力之善和人性之善,使天道畅行于神州大地。 孔子:什么样的政治理想最符合人性?越务实越现实越符合人性? 老子:任何一种政治、法律制度的安排都是以对人性的某种假设为前提,而对人性所抱持的不同观点将直接关系到人们对各种制度一种必要性的判断,对制度创设模式的选择和判断,也关系到对制度正当性的论证。对任何政治制度而言,人的本性、人的尊严都不可侵犯,人的价值不能贬低,人的自由不能践踏。符合天道的政治制度,一定要慎待人性,善待人性,不能拿人性开刀、做实验,不要动改变人性、改造人性的念头,不要把人性当作可以任意铸造的铁水,任意涂抹的白纸。人性中有积极的一面,人性中还有负面的东西。符合天道的制度构建要求一种力量的平衡,既能发挥人类尊严和理性的作用,同时又能抑制住人类的罪恶与堕落。 天道章句之二十四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踮起脚跟,反而不能久站; 劈腿跨步,反而不能远行。 统治者们: 你们自逞已见,反而见识不高。 你们自以为是,反而看不分明。 你们自我夸耀,反而未必有功。 你们自高自大,反而不配当头。 从道的角度看, 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就像是剩饭赘肉, 人人都会厌恶, 所以有道的人决不这样做。 商务周刊

天道章句之二十四

,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踮起脚跟,反而不能久站;
劈腿跨步,反而不能远行。
统治者们:
你们自逞已见,反而见识不高。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刘军宁 孔子:我一直有个偏见。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任何制度都是人制定的,并且要由人来操作。所以,我同意,制度问题很重要,但是它不比人更重要。 老子:你这么一说,我们俩的分歧就立刻显现出来了。我并不认为制度是人制定的,我也不认为制度是可以由人,尤其是统治者,任意操作的。相反,真正的制度是天道的一部分,是超验的道德秩序的制度化。这些制度是人发现的,是人在服从这些制度的前提下来运行的。错误的制度才是人制定的。如果有人无视天道和超验的道德秩序来任意地制定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是伪制度。纯粹的人为就是伪。汉字对此讲的很清楚。政治制度不仅与天道有关,而且还与人性有关。 孔子:还与人性有关?我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政治制度与人性有什么关系呢? 老子:天道、人性、制度三者是交织一起的。合乎天道的政治制度,必须从两个方面回应人性:第一,任何政治制度,不能让人去做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政治制度不能调动人性中坏的东西、恶的东西,如仇恨、嫉妒、暴力倾向、非理性、残忍等等。煽动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仇恨,鼓励人们无休止地进行政治恶斗的制度就是最坏的政治制度。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是行不通的。如果强制推行,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人间的惨祸。 孔子:为什么违反天道的制度行不通?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老子:因为这样的政治制度违背人性,而人性又是由天道赋予给人的。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如同踮脚立正,跨大步快跑一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制度面临危机,稳定也难以维持,最终走向崩溃。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不靠暴力,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进行强制,民众一天也不接受它。因此,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高得出奇。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一种政治体制,你不动用强制手段就不能自立,就要坍塌,这肯定是有违天道、有违人性的制度。最极端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制度是那些放纵最高统治者、不对政治权力施加任何约束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造就专制暴君。 孔子:当然,这样的制度我也反对。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坏处? 老子:专制者为了强迫社会接受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还常常使用说教与强制的办法试图强行改变人性、让非人性的制度得逞,而且确保专制的制度永久不变。企图靠说教与强制来改变人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是最有煽动性的说教,抑或最严酷的法律,都无法改变人性。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人性,反而会放大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建立一切政体与政治制度的出发点永远都是顺应人性,而不是改变人性。违背天道与人性的事情,必然不能持久。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合理的社会政治制度
你们自以为是,反而看不分明。
你们自我夸耀,反而未必有功。
你们自高自大,反而不配当头。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第二十四章 企者不立 为什么政治制度必须符合人性? 刘军宁 孔子:我一直有个偏见。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任何制度都是人制定的,并且要由人来操作。所以,我同意,制度问题很重要,但是它不比人更重要。 老子:你这么一说,我们俩的分歧就立刻显现出来了。我并不认为制度是人制定的,我也不认为制度是可以由人,尤其是统治者,任意操作的。相反,真正的制度是天道的一部分,是超验的道德秩序的制度化。这些制度是人发现的,是人在服从这些制度的前提下来运行的。错误的制度才是人制定的。如果有人无视天道和超验的道德秩序来任意地制定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是伪制度。纯粹的人为就是伪。汉字对此讲的很清楚。政治制度不仅与天道有关,而且还与人性有关。 孔子:还与人性有关?我只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政治制度与人性有什么关系呢? 老子:天道、人性、制度三者是交织一起的。合乎天道的政治制度,必须从两个方面回应人性:第一,任何政治制度,不能让人去做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政治制度不能调动人性中坏的东西、恶的东西,如仇恨、嫉妒、暴力倾向、非理性、残忍等等。煽动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仇恨,鼓励人们无休止地进行政治恶斗的制度就是最坏的政治制度。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是行不通的。如果强制推行,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人间的惨祸。 孔子:为什么违反天道的制度行不通?还会有严重的后果? 老子:因为这样的政治制度违背人性,而人性又是由天道赋予给人的。违反天道、违反人性的制度,如同踮脚立正,跨大步快跑一样,很快就坚持不下去。制度面临危机,稳定也难以维持,最终走向崩溃。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不靠暴力,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进行强制,民众一天也不接受它。因此,维持这种制度的代价高得出奇。如果一个社会制度一种政治体制,你不动用强制手段就不能自立,就要坍塌,这肯定是有违天道、有违人性的制度。最极端违背天道与人性的制度是那些放纵最高统治者、不对政治权力施加任何约束的制度。这样的制度必然造就专制暴君。 孔子:当然,这样的制度我也反对。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坏处? 老子:专制者为了强迫社会接受这种违反天道与人性的制度,还常常使用说教与强制的办法试图强行改变人性、让非人性的制度得逞,而且确保专制的制度永久不变。企图靠说教与强制来改变人性,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是最有煽动性的说教,抑或最严酷的法律,都无法改变人性。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人性,反而会放大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建立一切政体与政治制度的出发点永远都是顺应人性,而不是改变人性。违背天道与人性的事情,必然不能持久。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合理的社会政治制度
从道的角度看,
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就像是剩饭赘肉,
人人都会厌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
所以有道的人决不这样做。


商务周刊,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认可并利用人这种无法改变的利己心。人的利己心是至死方休的。越是压制,人的利己心反而越膨胀、越扭曲,其中孕育的破坏性能量也越大。中国人早就发现一个根本的道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一种社会理想和社会政治制度,建立在消灭人的利己心之上,并以此为理想实现的前提,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严重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理想与制度更违背天道与人性了。 孔子:那么,怎样才能发现好的政治制度呢?我们能不能发现一种最符合人性的、完美的制度呢? 老子:人是不完美的,因为人性是不完善的,而且是不可完善的。这一命题意味着,不完善的人只能造就不完善的制度。不完善的人通过漫长的点滴积累,才能获得足够的智慧来找到一套适合其本性的社会制度。 但是,好的政治制度是可以在全人类的范围进行学习、传播、模仿、改造。如果允许各种政治制度自由竞争,就会优胜劣汰,好的制度就一定会胜出。开放的、鼓励创新的、允许政治制度自由竞争的环境就能造就出相对较好的制度。发现好的政治制度与发现天道的原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允许人们去自由探索、自由发现、自由言说。即便没有这样的自由环境,人们也不会停止对天道、对人性、对符合天道与人性的制度的探索,差别是探索的时间更长,付出的代价更大。 孔子:看样子,发现好的制度不容易。实施好的制度似乎更不容易,对吗? 老子:如果好的政治制度仅仅被发现,而没有被实施,那仅仅是空头的理想。发现与实施好制度的最大障碍是有巨大既得利益的统治者。这样的统治者总是企图把自己神圣化,力保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不论他们如何自见、自视、自伐、自矜,他们都不过是有私心、有缺点,品德和能力都有限的常人和俗人。普遍人性的之俗之恶在他们身上一件也不少,甚至常常被加倍放大。他们身上缺少的倒是普遍人性中常有的那种善。 孔子:怎么才能让政治制度最合乎人性呢? 老子:我觉得,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用相对“善”的制度,引导人性中“善”的一面,防范人性中“恶”的一面。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利己的本性,而是要利用人的利己心去引导他做有利于社会的事。制度的设计要顺从人的本性,而不是力图改变这种本性。人的利己无所谓好坏善恶之说,关键在于用什么制度朝什么方向去引导。如果只有人斗人、人吃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野兽还要坏。如果只有人为人、人帮人,才能实现利己,人就比天使还要好——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如此。要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只能靠一套把利己变为有利于社会的制度。可以选择、可以改造的是制度,不可选择、不可改造的是人性。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做好事。一种合理的政治制度一定是适应人性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强迫改变人性的政治制度,如果一种政治制度是建立在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2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