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军宁的博客

理想的政府应当淡泊简政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现为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学者的领军人物,刘军宁策划了《公共论丛》、《民主译丛》、《公共译丛》、《政治思潮丛书》,著有《民主、共和、宪政》、《权力现象》和《保守主义》等著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天堂茶话之十一:为什么国家机器不能见阵地…  

2010-01-29 17:31:00|  分类: 天堂茶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

天堂茶话之十一:无高于有
为什么国家机器不能见阵地就占领?
  
刘军宁

 

孔子:我这几天一直在留意公务员考试的新闻,看了以后颇感欣慰。一是考公务员的年轻学子越来越多。我看到一份统计数据,2003年考试报名人数为8.7万,2009年报名人数为105万。09年报名人数是03年的12倍。二是报考公务员的学历越来越高。在报考公务员队伍中,博士毕业生成为新的主力。有报道说,前几年,浙江温州市科技局的一个官职竟引来49位博士竞争。对读书人来说,入仕是最好的出路。若是真能做到我的弟子子夏所主张的“学而优则仕”,那么官员队伍的结构会得到优化,执政能力也必将得到提高。要是所有的官员都是博士、博士后什么的,那是什么景象?
老子:这些新闻我也看到了。不过,我看完之后更加忧心忡忡。读书成了做官的手段,做官成了读书的目的,那知识就只能跪在权力的面前永远抬不起头了。在你和子夏看来,读书除了做官似乎别无他途。然而,官员队伍是不直接创造财富的、被纳税人供养的群体!这样的人越多,他们的饭碗及里面的内容越好,需要的民脂民膏就越多。越来越多的人挤入官吏的队伍,纳税人的负担就越来越重。一个纯粹大量消耗财富的群体越来越庞大,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被纳税人养活的群体越来越大,待遇越来越好,政府无限扩张,国家机器日益庞大,民众的生存空间日趋萎缩,你觉得结局会如何?

 

孔子:您的担忧的确有道理。如果一个社会官吏与民众之比严重失衡,轻则是苛政,重则要覆舟。不过,我想的是,若是走上领导岗位的人都是德才兼备的人,有什么不好?让有知识的人做官也是给他们一个自我实现的机会。这样,于己于国岂不两全?
老子:你的这个说法,是把事情往高尚说。事实往往并不那么高尚。文人为什么要入仕?用你自己的话说:“学也,禄在其中矣”。民间的说法更是直截了当:学而优则仕不就是读书做官,升官发财吗?德才兼备不是正在变成“得财兼币”吗?
   人是追求确定性的动物,都想追求铁饭碗、金饭碗。这是人之常情。不过,学而优者都挤破头去进入官僚系统争抢金饭碗,恐怕与现在社会上的经商、就业环境恶化、机会越来越少、民间的自由空间日趋萎缩有关。

 

孔子:学而优则仕的确有其世俗动机的一面。我对公务员考试给予正面评价,原因之一,是这样的考试与以往的科举考试很相像,它十分公平,不论出身如何,都有平等竞争的机会,有“考”无类啊!
老子:跟“血缘优则仕”相比,公务员考试与科举考试的确有某种公平之处。但是这种平等只是进入统治机器的机会平等。国家政权是否掌握在高素质人手中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国家是否合乎天道正义。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一群学而优的人管理着一个违反天道正义的国家。你不是也说过,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吗?是否合乎天道才是最重要的。科举制度最大的危害就是把读书人都变成君王的政治附庸,把教育事业变成培养官僚的事业。你看看大学校园里那铺天盖地的公务员考试培训广告,就会发现,现在这样的公务员考试正在把大学生变为官僚的预备役、把高校变成官僚的养成所,尤其是文科教育的重心再次转向为官僚系统培养接班人。如此以往,现在的教育制度和文官制度,将复活科举制度。

 

孔子:我的心里一直认为,最好的人才不为国家政府服务,为谁服务呢?好的东西,不属于国家又属于谁呢?
老子:我俩的看法真是有很大的冲突,你看中的是“有”:有形的政府,有形的国家机器;我看中的是“无”,无形的,属于民众自由活动的自主空间。你关注“有”的最大化,一切资源,一切好的人力资源(人才),都要归属有形的政府系统、国家机器。而我主张,应该把无形的自由空间最大化,一切东西,包括有形的政府机器,都要为无形的自由空间的主人--生民百姓服务。最好的人和物应该留在民间,而不是流入官府。

 

孔子:说的是。我的确关注有形的东西。因为无形的,我看不见啊?
老子:你看,我们以房子为例。这房子就相当于政府与国家机器。它的一砖一瓦,一个部门,一个机构,都是有形的。但是,房子与国家机器所框定的空间是无形的。盖房子不是目的。通过盖房子造就出一个无形的空间才是目的。

 

孔子:这个视角很有启发。人们常说,瓷器讲究薄胎,饺子讲究薄皮大馅。现代的房子,窗子要尽可落地,挑空要尽可能高。原来都是这个道理。
老子:的确如此。如果房屋四壁之内没有空间,四壁之上没有门窗,人就无法居住。房子的内部空间越大,居住者的自由活动空间就越大。人类设计、制造像房屋、国家机器这些有形的东西,正是为了其中的空间能派上用场。有形的东西不是目的,无形的空间才是目的。所以,不要总想着用有形的权力去填充无形的自由空间。国家机器与政治制度只是给公民标定一个自由活动的框架。如果权力把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一切公共的、私人的领域都填充满了,那这个框架内的居住者就没有生存空间了。因此,我也特别反对一切重要阵地都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占领的主张。国家和政府什么阵地也不能占领。占领阵地的想法,相当于要把碗罐做成实心的,把房子盖成土堆。

 

孔子:我的确是以“有”为主,您真的是以“无”为主。您说“有”与“无”之间能互补吗?
老子:“有”与“无”虽然有一定的互补性,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无”,不是“有”。“有”是末,“无”才是本。房屋不是为房屋本身建造的,而是为居住者建造的。如果房子没有门窗,四壁之间没有空地,纵然是雕龙画凤,又有何益?有形的国家机器,有可能给民众带来很多便利,但是只有把尽可能多的自由空间留给民众,这样的便利才能转化为现实,政治制度才能发挥良性的作用。国家机器与政治制度不是为统治者、而是为了公民这个国家大厦的居住者设计建造的。“无”与“有”、本与末,不论怎么互补,也不能倒置。

 

孔子:那盖房子与设计政治制度有什么可比性吗?
老子:我觉得这两者非常相似。设计制度就像设计房子一样,要为住在里面的每个人着想,由他们来评判房子好不好。同样,房子不是为房子本身设计的,政治制度也不是为制度本身或掌权的人设计的,而是为生活在这一制度下的公民设计的。住起来越舒服,越是好房子;人们生活在其间越舒服,越自在,越自由,这样的政治制度就越好。在好的政府与制度之下,人们甚至不会感到政府与制度的存在。像不好的房子一样,不好的制度会让人处处感到不自由、不自在,受掣肘,甚至感到危险、恐惧、如居危屋。好房子给居住者提供最大限度的便利,给闯入者造成最大限度的不便;给公民提供最大限度的自由,给罪犯和滥用权力者造成最大限度的不便与制衡,这样的制度才是好制度。
    相反,如果政府越来越大,留给住户的空间越来越小,住户就没地方呆了。如果国家把社会中最好的人力资源都集中在自己手里,如果做官是最好的出路,那说明国家已经偏离天道了。前不久,我的老家河南郑州市城市规划局一位副局长在面对记者询问他的滥用权力行为时,他反而理直气壮地质问记者:你们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他的这句“名言”马上沦为笑柄。其可笑之处,就像是在问:你是为房子说话,还是为住房的人说话?
切记住:创造并守护一个无形的自由空间才是有形的政府的根本目的!

 

天道章句之十一


卅辐同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也;燃埴为器,当其无,有埴器之用也;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也。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辐条成轮,须预留轮轴空间,车子才能动
揉土烧陶,须陶器中空无物,器皿才盛用;
建房造屋,须有门有窗四壁空旷,房间才可住。
所以,像烧陶、建房一样,
政府的存在是发挥作用的前提,
但是要想履行好正当的功能,
就必须给民众留下最大的自由空间。
有形的政府不是根本的目的,
把最大的自由空间留给民众,才是政府的最终使命。

 

(东方早报 2010-01-24)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31/node2433/userobject1ai207902.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